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负子刀娘传》负子椿 第十三话 破庙(中) 负子刀娘传天然受

《负子刀娘传》负子椿 第十三话 破庙(中) 负子刀娘传天然受

发布时间:2019-11-08 18:04:3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伯翔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负子刀娘传》是伯翔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野雪,那姑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江月容在这庙里住下,是因为无处可去了。 江门一战,她失去了两柄趁手的兵器,又受了重伤,几乎丧命。她知道,自己若赤手空拳又带着伤,

负子刀娘传

推荐指数:10分

《负子刀娘传》在线阅读

《负子刀娘传》 免费试读


江月容在这庙里住下,是因为无处可去了。

江门一战,她失去了两柄趁手的兵器,又受了重伤,几乎丧命。她知道,自己若赤手空拳又带着伤,别说去杀江南鹤,面对任何一个江门弟子都未必有胜算。何况,她还有一个孩子要养,不能再轻易去送死。

她需要一个江门找不到的地方,暂时躲藏起来,等待复仇的机会。

江南风的住处本是一个合适的地方,可江南风不肯收留她。想到她的孩子险些被人卖走,她便不敢再轻易相信不认识的人。如此一来,能容她藏身的地方,便只剩下了这空出来的道成寺了。

她住进了道成寺的禅房,靠着那老和尚留下的物件存粮勉强支撑日子。她的身体一点点康复着,只是手臂上留下了一道疤。白日里,她便躲在禅房中,或在后院里陪孩子玩耍嬉闹,仿佛如在吕家村一般。入了夜,她便在佛坛前点上两支烛,供奉些粗陋的东西。有时,她夜里睡不着,便会去那佛坛前坐着,痴痴望着那佛像。佛像虽旧了,那慈悲的面貌却因道道风霜痕而显得愈加沧桑,愈加真切。

就这样,江月容在道成寺里过了几天平静岁月。有时她会想,等报了仇,也许可以寻一间寺院出家,陪伴着这孩子,下半生都过这般平静的日子,也是挺好的。

但这天夜里,两个男人的突然闯入,打破了这份平静。

江月容对人声有着敏锐的直觉。当她发现有两个人匆忙向这间破庙跑来时,他立刻抱起孩子躲到了禅房里。

透过房门的缝隙,江月容静静凝视着大殿里的一切。她看到,进来的两个男人一胖一瘦,一憨一痞,一僧一俗,好像把其中一人身上所有的气质反过来,便是另一个人了。

那瘦子一进大殿,便开始脱衣服,这一点让江月容判断他们可能不是江南鹤派来的刺客。刺客行刺,身上必定贴身藏着武器,而那武器在出手前断不可被人瞧见,否则对方便有了戒备。这瘦子若是刺客,身上藏着武器,必定不肯轻易脱去衣物。何况,看他那干瘦的身材,也不像是什么习武之人。

纵使如此,江月容仍不敢轻易露面——虽不是刺客,但说不定与原本住在这寺庙里的老和尚是旧相识。老和尚早被江月容杀了,埋在了后院。若被这二人发现老和尚死了,惊动了官府,江月容怕也不能继续在这道成寺里住下去了。

就在那瘦子脱衣服的时候,同行的胖和尚在大殿里四处转悠起来,大声喊着阿弥陀佛,像是在问寺庙里的人出来。看那和尚的样子,想必是不知这寺庙里的人是何来历,不过是进来求个避雨的去处而已吧。那和尚已经喊出了声,江月容若不走出去,反而显得惹人怀疑了。想到这里,江月容正要推门出去,脑中突然又闪过一个念头,转身抱起了孩子一同走出了禅房。

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更容易让对方放下戒心。

她站在佛像旁,不再前进一步,任佛像的阴影打在自己身上,不让那两个闯入者看清自己的容貌。即使这二人真是来寻江月容的,乍见到一个看不清容貌又抱着孩子的女人,也不也不至于立刻动手,这便能给江月容一点从容应对的时间。

二人见江月容从禅房中走出,竟有些惊慌。看到那惊慌的样子,江月容心里终于有了底——这二人不是来找她的。但她仍不敢大意,谨慎着不露出身份来,只化作柔弱女子的样子,与二人交谈了几句。

江月容虽年纪不大,却是久经江湖的人,与人交谈间只需察言观色便可大概知道对方是何等人物。那胖和尚举手投足间能看出不俗的武艺功底,恐怕是有些来头的人物,但他面相憨厚,举止又颇为拘谨,看来是个老实本分的习武之人。倒是那瘦子,行为举止装模作样,脚底一到紧张时还会左右蠕步,像是随时要跑走似的,看来是个满口胡言之徒,偷鸡摸狗之辈。江月容心底大概有了算计,便向二人随口应对两句,抱着孩子回禅房去了。

今晚这觉,看来是不能睡踏实了。江月容在心底想道。

夜到深处时,大殿里传来了些许轻微的响动。江月容猜测,大概是那瘦子开始动作了。她在禅房中静静地听着,听到那瘦子在大殿里鬼鬼祟祟地动作了一阵,又听见他不知为何发出了几声窃笑,随后便听见一阵蹑手蹑脚的步子向大殿外走去。

江月容心想,若那瘦子就这么走了,今夜倒也就踏实了。却不料那瘦子再大殿门口停住了脚步,踟蹰了一阵,又转过头朝禅房走来。

江月容警觉起来,将身边沉睡中的孩子挪到禅房深处,在房内摸出一根朽断的木头反握在手中,将身子隐在了禅房门边。

这瘦子若就那么走了,今夜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他却偏要寻到江月容的禅房里来,这便是自寻死路了。江月容将气息藏住,伏在夜影中如化进了墙里一般。她将手中的朽木微微扬起,朽木的断处参差伸出许多木刺,如一支支锥子般对着禅房的木门。只要门声一响,露出一丝缝隙,江月容手中的朽木便瞄准那瘦子的咽喉直刺出去,一击之力足以让他来不及发出半点叫声便当场毙命。

夜色中,那瘦子一点点走进。江月容默默数着步子,将手中的兵器握得越来越紧。

石老三一点点向禅房接近,对禅房门后的危险毫无察觉。他伸出手去,轻轻地便要推开那房门。

就在这时,石老三的身后,一只巨掌从天而降,抓住了石老三的肩膀,用力只一捏,石老三便觉得这肩膀里的骨头都被捏碎了一般,钻心地疼。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巨掌把他往上一提,再一用力,便像扔鸡仔似地把他甩了出去,重重砸在破庙墙上。整个破庙都因这一撞而晃动了几下。

一声闷响,加上一阵晃动,把禅房里正熟睡的婴孩给吵醒了。孩子受了惊吓,嚎啕大哭,把这深夜的静谧一扫而空。禅房里的江月容急忙扔了手中的朽木,跑去抱起孩子,摇晃着安抚起来。

大殿里的石老三被这一抓一摔,脑子里一阵嗡鸣,半晌才回过神来。细看过去,只见是那野雪和尚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此刻正怒目圆睁地望着他。

石老三心里惊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起身便想要逃。可野雪那一甩并不是随意甩的。这一下把石老三甩到了大殿深处,大殿的出口却在野雪和尚身后。若要逃出大殿去,非得先过了野雪这关不可。

石老三把心一横,跳起身来,想把野雪撞开,他便可趁乱逃到殿外去。却不曾想,他这一下撞到野雪身上,像是撞到了一堵墙上似的,自己撞得一疼,却没见野雪晃动分毫。

野雪一怒,举起一只铁巴掌,照着石老三脑袋上便扇了一下。就这一巴掌,扇得石老三眼前一黑,脑浆乱晃,整个人竟飞了出去,又重重在地上摔了一跤。等他回过神来,才觉出一阵剧痛卷了半边脸去,七窍都要崩出血浆来。他急忙站起身想走,身子才站到一半,却只觉整个寺庙都被天地裹挟着旋转起来。寺庙那地板像是活的,也不让石老三踩着发力,倒往石老三脸上扑过去,重重砸了石老三一个眼冒金星。这一下砸完,寺庙这地板还像不过瘾似的,继续翻滚旋转着,教那石老三死死扒在地上,不敢动弹,怕一松手就会飞出去。

野雪看着地上趴着直抽搐的石老三,心里倒是一阵惊慌,怕刚才那一巴掌用力太猛,把这家伙给打死了。看了半天,见石老三还能爬两步,这才略微放下心来。

他正心慌时,禅房门开了,江月容抱着孩子从房中走了出来。

她看见石老三趴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心里暗暗一惊。他在房中听得确切,这胖和尚只拍出一掌,竟然就能把这瘦子打成这副模样,这力道恐怕连江门弟子也无人能比。

这胖和尚究竟是什么来头?江月容心中不禁又起了戒心。

负子刀娘传

作者:伯翔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完结小说《负子刀娘传》是伯翔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野雪,那姑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江月容在这庙里住下,是因为无处可去了。 江门一战,她失去了两柄趁手的兵器,又受了重伤,几乎丧命。她知道,自己若赤手空拳又带着伤,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