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瑾歌难唱》瑾歌名字的寓意 第十二章:成婚1 瑾歌难唱小白文

《瑾歌难唱》瑾歌名字的寓意 第十二章:成婚1 瑾歌难唱小白文

发布时间:2020-07-31 12:06:2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作者:夏枯草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楚小,游歌的小说《瑾歌难唱》此文是作者:夏枯草原创的架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爱也好,恨也罢,我这一生能得到的太少,而你恰巧是我曾经得到过,又失去过的幸福。上苍垂怜,我仍可站在你身。如今我许你十里红妆,连

瑾歌难唱

推荐指数:10分

《瑾歌难唱》在线阅读

《瑾歌难唱》 免费试读


“爱也好,恨也罢,我这一生能得到的太少,而你恰巧是我曾经得到过,又失去过的幸福。上苍垂怜,我仍可站在你身。如今我许你十里红妆,连成双。小歌,我今生都不会放手了!”今天是他们大婚的日子,墨瑾瑜轻抚游歌的画像喃喃自语道。

尽管他们马上就要成为夫妻,墨瑾瑜还是不免有些患得患失。

天色微亮,游歌就被诗情从被窝里拉起来,如若是以前诗情肯定不敢如此放肆。近些日子来,诗情伺候着游歌也摸清了些许她的脾性。虽说一直以来游歌对她们的态度都是冷冷淡淡的,但也没刻意为难过她们。

记得有次画意的母亲生了重病,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画意实在没办法,就来找诗情哭诉,刚好被前来寻她的大小姐看到。

当天下午,大小姐就给院里的丫鬟发了赏钱,说是快要大婚了,让大伙儿都沾沾喜气。

其实她明白,大小姐这是在变相的帮助画意。虽然不明白大小姐为什么以这种隐晦的方式帮助画意,而不是直接给她,但是诗情明白大小姐一定有自己的想法。这样的游歌看似清冷,不好相与,实则善良、真挚。

诗情也心疼游歌,想让她多睡会儿。只是今天是游歌大喜的日子,游歌需的早早起床开始装扮,不然耽误了吉时,她们谁也无法担待。

诗情看游歌翻了翻身,准备继续睡过去。只好动手将游歌从床上拉起来,在游歌迷迷糊糊间,帮她沐了浴,穿好喜服。

游歌是被一阵尖锐的刺痛给疼清醒的,只见徐嬷嬷正用一根细丝线在游歌脸上捣鼓着,疼的游歌难受。

虽不至于承受不住,不过她也不想受这股罪,便开口道:“嬷嬷这是做甚?直接上妆不就好?”

徐嬷嬷不认同道:“小姐这是哪儿的话,女人这辈子就成一次亲,怎可马虎?这是专门用来刮除脸上那些细微角质的,有些痛,小姐忍忍就好。”

徐嬷嬷是伺候过游歌已故娘亲的老人了,游歌总不好驳了徐嬷嬷的面子,况且徐嬷嬷这样也是为她好。游歌只好退而求次:“那嬷嬷你速度快点。”

徐嬷嬷看游歌做出了妥协,很是满意:“小姐放心,嬷嬷省的。”

刮好脸后,就是上妆了,游歌反正也不在乎,只要不再下“毒手”要怎么样都由着她们,遂又闭着眼睛开始补眠。

妆上完后,便是由全福夫人为新娘梳头了。将军府请的全福夫人乃当今太傅夫人,只见她拿着一把桃木梳子从游歌的头顶一直梳到尾,边梳边念: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

最后就是盘头发,新娘的发式比较繁琐,颇费了些时辰。待一切都装扮好后,屋里的人均纷纷被游歌惊艳到。

尤其是诗情,平时就她伺候游歌的时候最多。虽然一直都知道游歌长的好看,但游歌平时大都是懒洋洋的,再加上她因常年生病脸色有些苍白,总是显得少了些精气神。

如今一身嫁衣红的似火,层层叠叠,上面绣的花开牡丹栩栩如生。腰间别开生面的用了红绳系了四五个玉铃铛,一动一静之间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好似在为这场盛大的婚礼欢迎鼓舞。

头上带着瑶光金步摇,用金线串好的珍珠此时正垂在两耳侧。光洁的额间画着一朵灼灼桃花,被细细描绘的眉如远山青黛,那双一眨一眨的含情目似碧波流水,涂了胭脂的双颊如天边的晚霞。整个人看上去既精致又大气,既像误入凡尘的精灵,又像九重天上的神女。

游歌一直都知道自己长的还不错,但看到镜子里面的那个美丽女子,还是不免又些微微吃惊。

菡萏院的众人不禁都松了口气,忙忙碌碌一早上,终于收拾妥当,现在就是等丞相府的花轿来迎接新娘了。

然而游歌此刻最惦记的人却还没在她的大婚礼上出现。

最留念不是云颠,是鹿鸣山的朝晨和暮夜。最难舍不是春光明媚,是你的音容与笑颜。最难过不是你嫁衣如火,容颜倾城,是你将嫁作他人妇。

十天前楚梓言接到将军府的喜帖时就知道那些留念的、难舍的、难过的统统都应该放下。但那留在心尖的女子,不是不能而是不想放下。

她将嫁衣如火又怎样?容颜倾城又怎样?嫁作他人妇又怎样?我不吵、不闹、不打扰只把她放在心房悄悄供养!

那一天楚梓言如是想着,却在鹿鸣山的酒窖喝的酩酊大醉。

两天前,送信的管事从鹿鸣山回来,还带来了几十箱子,说是为游歌添妆。有二十箱是她那便宜师父送的,是这些年他为别人看病,他人送的诊金,都是些罕见珍品,平时游歌想要参观一下都不许,如今,一送就送来二十箱。有十箱是楚梓言从各地给她收罗的绝版医书以及一些珍贵药材。再有十箱就是鹿鸣山的山民们送来恭贺他们的大魔头终于要去祸害别家了。

看到这些游歌不免湿了眼眶!不管离开多久,鹿鸣山从始至终都是她的家啊。

游歌知道,想要楚乾下山的可能性很小。自从明白楚梓言的心意后,也不抱指望他能来参加她的婚礼。但是,当看到与送信的人一起回来的,是几十担箱子,而没有看到想要见到的人时,还是不免有些遗憾。

鹿鸣山其实是个比将军府更像她娘家的存在,如今…

在这等着花轿的空闲,游歌还是有些不死心,让诗情去前院看看,可否他们突然出现了。

不一会诗情就打帘进来,脸有些红,气息也有些喘,看的出来她回来的很急:“小姐,奴婢去前院找吴管家问了问,说是没到。不过小姐你也不要伤心,可能正在来的路上有什么事耽搁了呢?”

游歌也知道诗情是在宽慰自己:“罢了,本没什么,只不过是不想遗憾而已。”

“小丫头片子,大喜的日子有什么遗憾的?说出来我们乐乐?”如果是平时游歌听到这样说,肯定会反唇相讥,但是这会儿她却觉得万分亲切。她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只见游畅领着楚乾和楚梓言从门外走进来。

一别三月,再见到楚乾和楚梓言,游歌不禁流下了两滴清泪。回将军府的陌生感,即将嫁人的忐忑。虽说平时也没觉得有什么,现在看到了亲人,竟变脆弱!

看到这样的游歌,楚梓言不禁上前一小步,又生生停下。藏在衣袖里的双手握了又握,多想此刻将她搂在怀里,轻声安慰。可是他不能,他不能不顾她的闺誉,也不能给她带来困扰。

最心酸的要数游畅了,自己的女儿却从来不曾对他露出如此神态,也没在他面前表现过她的不安过。他这个父亲当的还真是失败。

“小丫头,哭什么哭,难看死了。”楚乾再次开口。

游歌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露出个甜美的笑容:“糟老头、师弟,既然来了府上,就敞开了肚子吃,将军府一定会好好招待你们的。毕竟你们也是付了几十箱子的饭钱不是?”

楚乾被游歌激怒:“你,你这黑心的丫头…”

楚梓言笑着开口:“师姐,你就快别与师父贫了,当心他老人家恼羞成怒甩袖就走,那时你不得后悔?”

楚乾指指游歌,又指指楚梓言:“你们,你们长本事了,就知道欺负我这个老人家。”

“好吧,看在今天我大喜的日子上,就不与你这“老人家”计较了。老人家,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无知小儿吧!”游歌特意加重“老人家”这三个字,说完还向楚乾象征性地弯了弯腰。

楚梓言无言地摇摇头。

“哈哈哈…”

满屋的人都被这两人给逗笑了。

这时游歌突然向楚乾跪下,把屋里的人吓一大跳,只见她向楚乾拜了三拜含泪道:“这一拜,是谢这么多年师父的救治之恩。这一拜,是谢师父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这一拜,是谢师父传道受业解惑之恩。”

屋里很安静,看着这感人的画面,众人不禁也湿了眼眶。

楚乾看向远方,有些伤感道:“你不必谢我,只希望你将来不要恨我就好。”说完似感觉到气氛有些伤感,又跳脚道:“你整这些干啥,我告诉你,就算你再拜几拜,我也是没有多余的银钱给你的。”

众人:“…”

瑾歌难唱

作者:作者:夏枯草类型:架空状态:连载中

主角是楚小,游歌的小说《瑾歌难唱》此文是作者:夏枯草原创的架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爱也好,恨也罢,我这一生能得到的太少,而你恰巧是我曾经得到过,又失去过的幸福。上苍垂怜,我仍可站在你身。如今我许你十里红妆,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