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瑾歌难唱》全国最难唱的歌是什么 第十八章:南宫笑 瑾歌难唱免费阅读

《瑾歌难唱》全国最难唱的歌是什么 第十八章:南宫笑 瑾歌难唱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7-31 12:05:5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作者:夏枯草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作者:夏枯草原创的架空小说《瑾歌难唱》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楚小,游歌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游歌起身理了理衣裳,对站在身后的诗情说道:“时候已不早,戏也听了,茶也喝罢,是时候该回去了。”说着就率先离开了座位向茶楼外走去。

瑾歌难唱

推荐指数:10分

《瑾歌难唱》在线阅读

《瑾歌难唱》 免费试读


游歌起身理了理衣裳,对站在身后的诗情说道:“时候已不早,戏也听了,茶也喝罢,是时候该回去了。”说着就率先离开了座位向茶楼外走去。

锦溪阁坐落于京都最繁华的街道,加上那本就是墨瑾瑜的私人产业,为了方便逛街,游歌便吩咐车夫将马车停在了锦溪阁,然后她就带着诗情开始游逛这京都的街道。

而进入这家茶楼听戏,也是诗情因担忧游歌的身体临时提出的建议,游歌随意决定之,茶楼却是离锦溪阁有一段路程。

出了茶楼,诗情就福福身对游歌道:“小姐稍等片刻,奴婢这就差人去锦溪阁把马车赶过来。”

虽然刚才领略了一遍这京都的风情,但想她只剩不到短短六年的生命了,游歌总觉得还不够。她还没有同糟老头斗够嘴,还没有看够这世间的俊男美女,她还没有用“千辛万苦”学来的医术救治更多的人,还没有…认真的爱过一个人!

游歌压下不听话跑出来的酸涩情绪,总觉得脚踩着这大地才踏实,遂对诗情摆摆手道:“无妨,我们慢慢走到锦溪阁去。”

尽管诗情很想同意游歌的话,但还是忍不住担忧道:“可是,小姐的身体…”

“随便走走没什么大碍。”游歌打断诗情未来得及说出的话。

自游歌下山来就是诗情贴身伺候着,怎么可能不了解游歌的脾气?知道再劝说也无用,只还是忍不住小小提点下:“那小姐累了,记得提醒奴婢,奴婢好找地方让小姐息息。”

游歌点点头向前走去。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不,游歌与诗情一路东逛逛西看看的刚要到锦溪阁,在路过隔壁回春堂的时候,就看到一群人围在回春堂门口,指指点点的讨论些什么?在诗情还没回过神来时,她家小姐已经十分敏捷的挤入了人群。

诗情好不容易挤进去找到游歌,看到的就是一对穿着破破烂烂的男女跪在回春堂门口,那看起来年长些的女孩,小心翼翼的半抱着男孩的头将其枕在腿上。再一看那男孩,两颊通红,双眼凹陷,呼吸微弱,身体瘦的说是皮包骨也不为过,却是病得十分严重。

此刻那女孩边焦急的安慰怀里的男孩,边分神同回春堂的大夫争论:“你这黑心大夫,收了我那么多银钱,不但不好好给我弟弟看病,竟还给我弟弟用假药,害得他病情加重,难道你就不怕遭天打雷劈?要是我弟弟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们没完!”

那回春堂大夫似乎完全没有因为女孩的这番疾言厉色的话而有所害怕,大声辩解道:“你这女子怎生的这般无理,不说你弟弟刚送来的时候半死不活,脸白的像个鬼。就说我们好心免费医治你弟弟,你不但不心存感激,竟还污蔑我们,天下哪有这般道理?再说,你说你给了我们银两,你看看你们这样子恐怕维持温饱都是问题,也不是能给钱看得起病的啊。”

围观的人群里有人听了那大夫的话后,不禁帮腔到:“是啊,赵大夫说的有理。看你们这样应该也是拿不出银钱看病的人啊?你看你弟弟来的时候脸色苍白没有血色,现在满脸通红,不是有所好转?你不但不心存感激,反倒恩将仇报来回春堂闹事。”

女子气急,指着那人骂道:“你放屁,谁说我没给银子?那银子…那银子…”

那人见那女子吞吞吐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更加猖狂到:“说啊,那银子怎么了?我看你是穷疯了,合起你弟弟来讹回春堂的银子才是!”

人群里本来还有些同情那两姐弟的,在那男子的带动下现在也开始指责起姐弟俩来:“就是啊,说出那银子来不就好了,不会是真的来讹回春堂的银子吧?”

那女子急的快哭了,可又无从辩解。这时躺在她怀里的男孩虚弱的开口道:“姐,算了。我…我这…咳…我这身体本就不好…就算…今天医的好了一点也难也根除…到时候为难的又是姐姐。”

女子捧着男孩的头终于哭出声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放心,姐姐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姐姐不和他们争了,姐姐这就去找银子,我们去别家看,我们去别家看…”说着她起身就要抱着男孩离开。

见此情况,刚刚在人群里帮腔的男子并没有准备息事宁人反而对那姐弟俩步步紧逼:“看嘛,自己都说自己身体不好,还赖人家回春堂,早这样不就好了。”

游歌本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但看到这回春堂实在欺人太甚,那对姐弟也委实可怜,忍不住开口道:“好一个回春堂,欺负弱小倒是有一好手。”

那赵大夫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解决了,谁曾想到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坏他好事,不由怒到:“你这个妇人不在家相夫教子,跑到这来胡说八道什么?这么多人都看到是她们装病来讹我回春堂,我不相信你黑的说成白的!”

虽说诗情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就算她之前没有伺候游歌,也是在将军府的丫鬟,何成被人夹枪带棒的说过?何况被说的还是游歌,不禁气极:“你这大夫,不但欺负弱小,竟还出言不逊,你可知道我家少夫人是谁?你…”

游歌抬手制止诗情再说下去,对着赵大夫讽刺道:“我是不能黑的说成白的,但是赵大夫你能啊。虽说我不知道这女子为什么说不出银子的来历,但我却是知道,那男孩现在是高温不退。如果再不看大夫,给与降温,恐怕就要命丧黄泉,却是比脸色苍白时更危险!还有刚才在人群里帮腔的,也恐怕是赵大夫你的人吧?”

南宫笑在在听到游歌的声音的时候,就震惊的抬头看向游歌,颤抖的开口:“歌歌,是你吗?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游歌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儿面前这个激动的女孩,确定不认识后才自我解嘲道:“这位姑娘,虽说我年纪可能比你大了一些,但你也应该叫我姐姐,而不是哥哥啊。还有如果我不是活着的,难道你现在看到的是鬼魂?”

南宫笑不想游歌竟不识得她了,不由得有些急了:“歌歌,你怎么了,你怎么会不识得我,我…”

瑾歌难唱

作者:作者:夏枯草类型:架空状态: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作者:夏枯草原创的架空小说《瑾歌难唱》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楚小,游歌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游歌起身理了理衣裳,对站在身后的诗情说道:“时候已不早,戏也听了,茶也喝罢,是时候该回去了。”说着就率先离开了座位向茶楼外走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