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美人为馅》美人为馅2 kuso 美人为馅直人

更新时间:2021-02-09 05:02:02

《美人为馅》美人为馅2 kuso 美人为馅直人 连载中

《美人为馅》

来源:作者:丁墨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白锦曦,韩沉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美人为馅》的小说,是作者丁墨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第二名受害者,叫纪雅馨。 纪雅馨最近一直觉...展开

《美人为馅》免费试读

第二名受害者,叫纪雅馨。

纪雅馨最近一直觉得,有人在跟踪自己。

但那是一种很不确定的感觉,她也没什么证据。报警她觉得警察肯定不会管的。

她是百货公司香水柜台的销售员,领着不菲的薪水,生活独立而自在。就是每天下班很晚,商场10点关门,再盘点结算,回家就得11点多了。

那个跟踪者,就出现在她夜归的路上。

阴暗幽长的小巷,狭窄无人的拐角。她总能听到一个不急不缓的脚步声,远远的跟着。可是一回头,却空无一人。

“会不会是恰好有人经过呢?”同事这么问过她。

她摇摇头。

她敢肯定,那是同一个人的脚步声。

但纪雅馨并不会太紧张慌张。

她长得不错,自小觊觎追求者也多,也有纠缠不休的人。这个人也许只是其中之一,没什么大不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真的图谋不轨,她也不惧。她包里常备**雾,反应也很敏捷,性格也很好强,一向没吃过什么亏。如果他真的敢做什么,她绝对能保护好自己,并且报警。

怀着这种念头,纪雅馨一直警惕提防着跟踪者,也尽量跟同事一起下班。过了几天,她就发现那人再也没出现了。

想必是已经退缩了。

她也就没把这事再放在心上了。

这天是星期三。

纪雅馨离开百货大楼,已经是夜里11点半。平时同路的同事,今天有事去外地了,所以她又落得一个人。

不过她并不在意。

一路回家也很顺利,她专挑路灯明亮的大路走,身后也再无那如影随形的脚步声。

她家住在三楼。夜已经很深了,楼道里安安静静。她意外地发现,今天二楼和三楼的灯全坏了。她叹了口气,从包里摸出小手电和钥匙,哼着歌打开了门。

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她的全身突然泛起一层冷意。

因为她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呼吸声。低沉而平缓。

就在她身边很近很近的地方。

纪雅馨几乎是全身僵硬地转过头去。

她看到堆满杂物的楼道旁,一个高高的男人,贴着墙站立着。无声无息,仿佛鬼魅。

纪雅馨全身的血仿佛都要冲到头顶,心脏快得仿佛也要跳出来。她拔腿就往屋里跑!

晚了。

男人一把就搂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她的嘴,令她连求救都来不及发出。

门在男人身后砰然关上。灯打开了,她被男人拖着往卧室走。她拼命挣扎,却被男人钳制得更牢。她吓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一抬头,却看到黑色面罩后的那双眼睛。

双眼皮,眼珠很黑。平静、深邃、没有丝毫怜悯,也没有任何感情。

直到当她被他绑在床上,脱光时,他的眼神才有了变化。

变得……

温柔?

一种很深很深的、压抑而哀伤的温柔。

纪雅馨绝望地平躺着,看着他起身,打开了卧室的窗。幽长钟声传了进来,仿佛预兆着她的沦落。他还调暗了卧室的灯光,令一切变得柔和而朦胧。最后他还去了客厅,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里正在播放午夜新闻节目,小小的音量,令一片死寂的屋子变得热闹起来。

然后他终于回到了床边,开始缓缓地亲吻抚摸。

纪雅馨露出哀求的眼神。

她已经认命,只求他不要再对她做其他伤害。

男人与她目光交错,他很敏锐,读懂了她的眼神。

然而他却移开了目光。

然后毫不留情地、重重地在她身上阀挞肆虐起来。

——

白锦曦从纪雅馨的房间出来,轻轻地带上了门。

抬眸望去,刑警们都忙碌着,气氛紧张而沉重。

她默立了一会儿,走向独自蹲在客厅一角的那个男人——韩沉。

他跟上回一样,戴上了黑色皮手套。单膝跪在地上,俊美又利落。他正专注地盯着地上的某些痕迹。因为眉眼专注,看起来倒少了几分肃杀之气,更显眉目雅致。

白锦曦刚走到身后,他就察觉了,抬头看着她。

说实在的,每次被他的眼睛这么盯着,都会让白锦曦微微有些晃神。约莫是容颜太盛,而神色又太冷。

她开口:“有线索吗?”

他转头继续看着地面:“快了。”

答非所问的一句话,却叫白锦曦微愣。

快了?

他快破案了?

白锦曦一下子蹲在他身边,瞅着他。

他却看都不看她一眼,语气轻淡:“你不懂。”

白锦曦倏地瞪大眼。

靠,太瞧不起人了吧。

白锦曦静默片刻,再次开口:“给点烟!”语气很冲——这才是她来找他的真实目的。

她平时不带烟,在家也严格控制烟瘾。此刻强烈地想要抽上一口,自然垂涎他身上的好货。

韩沉正低头触碰地上的一处痕迹,闻言头也不抬,心不在焉地答:“右边口袋。”

白锦曦心想这还差不多,直接伸手进他口袋摸。

男人的口袋很暖和,而她的手指在半夜里冰冷无比,一放进去,她轻轻吸了口气,然后在里头摸了两把——到手了。

手腕陡然一紧,被人抓住了。

韩沉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指,牢牢捏在她纤细的手腕上。白锦曦讶异地抬头,就看到他眼神沉冽地看着自己。

“别乱摸。”他将她的手丢到一边。

白锦曦:“……”

谁摸他了?

静默片刻,她却一脸惋惜地开口:“摸都摸了,这可怎么办啊?”

韩沉原本已继续开始勘探,闻言抬头盯着她。

白锦曦却不看他的脸色,转身,身姿洒脱地走向阳台。

——

天还没亮,夜空漆黑沉寂。没有星星,稀疏的灯光点缀其中。整个老城区看起来就像是佝偻的老妪,陈旧中散发着腐朽的气息。但依然真实的存活着。

白锦曦借着灯光,把玩着手里的东西。

烟是顶级的苏烟,银色漂亮的盒子,还剩下大半包。而且他看起来烟瘾很大,一天要抽不少。普通刑警的工资并不高,韩沉如果不是家境不错,就是把大半收入都花在抽烟上。

那样的话,他活得还真够浑的。

再说了,传闻中,他不是情人满天下,经常流连于红灯区么?

刚才那么守身如玉,跟个刺猬似的,倒不像个摧花老手的作风。

难道名不副实?

白锦曦又拿起火柴看了看,细细长长一盒,盒面上印着串英文,火柴头都是淡蓝色的,有种怀旧而静好的味道。她抽出一支划燃、点烟。

吞云吐雾了大概半个小时,她将烟头戳熄。望着满满一堆烟灰,又有点懊恼没管住自己。

再看向手中的大半包烟,毫不犹豫地又拿出了十来根,塞进口袋里。这才将剩下的跟火柴盒放在一起。

转身,推门进屋。

几个刑警已经把情况摸得差不多了,正在等她碰头。韩沉也结束了勘查,靠在玄关,神色淡漠地沉思。跟众人保持着一定距离。

白锦曦扬手将烟盒火柴丢还给他,他伸手一把接住。

大家都是老烟枪,一摸就知道烟少了多少。他看了她一眼,目光锐亮。

白锦曦却假装没看到,转身走到众刑警中间:“开始吧。”眼角余光瞥见他把烟盒塞进口袋,没有再看,于是心头一喜。

情况可以说十分糟糕。

没有目击者,附近的监控摄像头也没拍到东西。这名受害者跟上一名受害者虽然职业相同,但是在不同的大厦上班,彼此并不认识。

现场也没有发现罪犯的任何指纹、脚印和毛发——显然他又戴了手套,并且举止十分小心。

最后,所有人都说完了,就等白锦曦。而韩沉始终沉默着。

由于是第一次遇到连环作案的罪犯,并且反侦察能力很强,连周小篆都有点担忧:“老大……怎么办?”

白锦曦抬眸看着朝夕相处的兄弟们,静默片刻。

嘴角再次浮现惯有的微笑。

周小篆顿时眼睛一亮。

白锦曦又看一眼众人身后的韩沉。而他也望着她,照旧是那冷峻淡漠的样子。只是眸色专注,似乎也想看她怎么破案。

白锦曦想起他刚才的鄙视,斗志陡然高涨了!

哥哥哎,你说我不懂。可我要说,你其实根本不知道我的能耐啊。

她环顾一周,嗓音越发清脆响亮,有条不紊地开口:

“罪犯为男性,25-30岁。高中学历,高考落榜;

相貌普通、身体结实,属于男性特征比较明显的身材长相;

男女关系不佳,离婚、或者被长期同居的女友抛弃;

酗酒、打架、赌博这几个恶习,他一定有其中之一或者更多;

遵循上次的结论,我依然认为他就住在附近五公里范围内,甚至可能从小在这里长大。他会经常性购买色情光碟。盘问街头兜售碟片的小贩,可能会有线索。

他从事的是工人、快递、司机……这样比较男性化特征明显的职业。可能具有一定的技巧性,并且他的工作表现可能不错。如果是司机,他会经常超车、飙车,询问交通部门可能会有记录;

案发时间是周三和周六晚上,并且他需要大量的时间去观察、跟踪受害者。所以他的上班时间一定比较灵活。重点排查案发两个晚上的不在场证明。

立刻联络各个片区和街道的民警,按照上面的条件,进行交叉排查。这个区域内,同时满足上述条件的男性,不可能很多。明天中午以前,我们必须拿到嫌疑犯名单,阻止他再次作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