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极品大丫环》极品大法师 小说在线试读 极品大丫环现代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21-01-28 15:03:35

《极品大丫环》极品大法师 小说在线试读 极品大丫环现代言情小说 连载中

《极品大丫环》

来源:作者:月芽依依LB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冷菲,柴房

完结小说《极品大丫环》是月芽依依LB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冷菲,柴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冷菲儿在红玉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来到正院口,却见...展开

《极品大丫环》免费试读

冷菲儿在红玉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来到正院口,却见前方灯光闪动,似乎刚才那两个婆子又返了回来。

“王妈妈,你再去柴房里看看,那丫头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没道理啊。这大半夜的,她一个刚进府的丫头能往哪儿跑?”正前方遥遥传来胡妈***声音。

“嗯,我这就去看看。胡妈妈要不你去丫头们的住处瞧瞧,没准她躲丫头房里去了。”王妈***声音符合着。在二人的商讨声中,灯光渐近。

红玉闻言心里一紧:糟了,原想先将冷姨娘带到自己住处,暂避一时再作打算的,可那王妈妈竟然叫胡妈妈去丫头房里巡查一番,这可如何是好。

冷菲儿也感觉到了红玉的紧张情绪,只因她原本轻扶在自己肘部的手,不自觉的越掐越紧,令自己几欲出声呼痛。

听闻王妈妈要再返柴房查探,而此路正是通往柴房的必经之路。红玉显然己经慌了神,一时不知该作何打算。冷菲儿情急之中也顾不得许多,返手一把抓住红玉,快步迈向少爷的正房,二人闪身而入。

此时的薜子墨早己入睡,房内黑漆漆的一片寂静。二人进房立即瘫靠在门后,双手紧紧的压在胸前,以安抚狂跳的心脏。屋内只有二人急促的呼吸声,及唯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咚咚心跳声。

房门外王妈妈脚步声渐远,想是己往柴房而去。而胡妈妈此时也去了丫环的住处巡查,正院里暂时清静。二人终才放松下来,顺着门框滑坐在地,长长的吐了口气。

刚一松懈,冷菲儿的肚子又再次不争气的咕咕大叫起来,虽是在黑暗中,二人相互看不清对方的神情,冷菲儿却还是有些尴尬,讪讪的言道:“谢谢你红玉,险些连累了你。”

红玉一声轻笑,站了起来。摸索着来到桌边,拿出一个火折子将桌上的油灯点亮。转身对冷菲儿言道:“看你这话说的,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刚才要不是你及时将我拉进木桶里躲起来。这会儿恐怕红玉己经被那两个婆子,架着去夫人那里受罚了。”

红玉一面说着,一面小心的探头看了一眼里屋。见床榻之上的薜子墨睡意正酣,也就放下心来。打开靠窗木柜最上面的一格抽屉,拿出一个被油纸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东西,放在桌上。顺手将桌上的青瓷茶壶提在手里,用手背试了试温度,倒上了一杯,对冷菲儿轻声言道:“冷姨娘,快来坐下,吃些点心。这茶水温温的,将就着喝吧。你一定饿坏了。”

此时的冷菲儿真的饿坏了,也顾不上说什么客套话,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跄着来到桌边,胡乱的拆开桌上的油纸包,一股淡淡的香甜味迅速飘入鼻腔。几块红红绿绿的糕点跃入眼帘,很是好看。

要换在平时,菲儿定会好好欣赏一番,再赞美几句才开始食用。可如今原本就饥肠辘辘,再闻到那香甜的味道,菲儿哪里还有这闲情雅致欣赏赞美了。

急忙抓起一块,塞进了嘴里,大肆咀嚼起来。一时之间吞的急了,只感喉部如打结了一般,哽的一时出不过气来,只得用手轻拍自己胸前,小脸竟然噎的红通通的。

红玉见状急忙一手轻拍其背部,一手递过桌上的茶杯道:“冷姨娘慢些吃,快喝点水润润,这糕点干的很,可别噎着了。”

冷菲儿接过茶杯猛的灌了一口,将哽在喉咙的糕点冲了下去,顿感舒服了很多。轻呼一口气,调头对红玉笑了笑,打趣的说道:“我己经噎着了,呵呵,不过这糕点真好吃。谢谢你,红玉。”

“是吗?很好吃吗?”红玉眼里闪过一丝羡慕,急忙坐在一侧道:“这是前几天夫人赏赐给我的,说是老爷特意遣人送回来,给少爷夫人品尝的。那红的是玫瑰酥,那绿的夫人说是......哦,对了,叫青竹糕。不过也不是竹子做的,呵呵,听说是......”

红玉双眸放光的看着桌上的糕点,滔滔不绝的讲述着糕点的名称与由来,菲儿立即明白:这可是红玉的私人珍藏,敢情是一直留着舍不得吃,现在却被自己如牛啃蜡一般塞进了肚子。

一阵愧疚之情顿时涌上心头,看着朦胧的灯光下,红玉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因激动而微红的脸蛋,红红的小口一张一合不停的讲述。冷菲儿双眸涌上淡淡的雾气,对方也仅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竟然为了我担着被责罚的风险,在这步步为营的高门大户里,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

冷菲儿心里一暖,拿起一块玫瑰酥递给红玉:“你也吃,这玫瑰酥可香了。咱俩一起吃!”

“不用,不用,我不饿的......”红玉低声言道,轻摆着双手。

“快拿着!我吃这绿色的,你吃这红色的......”

在冷菲儿的一再坚持下,红玉接过玫瑰酥轻启玉齿小咬了一口,细细的咀嚼着。灯盏下抬起圆圆的小脸,对冷菲儿浅浅一笑道:“真的很香,很甜呢!”

红橙橙的灯光下,二人相视一笑场面温馨感人。全然忘记了自己如今的困境,更是没有听见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房门被悄然推开,想是担心惊扰了睡梦中的薜子墨。

站在房门外的薜夫人,己拆了发髻,青丝齐肩披下。身着素衣简装想是己经睡下,听闻婆子回禀冷菲儿落逃了,才又起身来的梅阁。

刚入梅阁便听闻王妈妈回禀,柴房内拾着一个托盘两个馒头,定是有人放走了冷菲儿。转眼却见薜子墨房中亮着灯光,便一路行了过来。

看着二人背对着房门,坐在桌前,薜夫人眉头一拧,本想发作又怕惊扰了自己宝贝儿子,只得压低声音言道:“果真是你这丫头放的她!好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二人正吃的香,身后冷不丁的冒出薜夫人的声音,吓的差点噎住。转过身去,见薜夫人在一大堆丫头婆子的簇拥下站在门口,双眸冷冷的看着自己。

红玉吓的‘扑通’一声,直接从板凳上就跪了下来,怯怯的对来者言道:“夫人,奴婢知错了。”

冷菲儿也急忙站起身来,对薜夫人言道:“薜夫人.......哦,不,母亲大人你冤枉红玉了,菲儿不是红玉放的,是自己跑出来的。想是下午负责责罚菲儿的妈妈忘了锁门,菲儿才出来的。”

夫人身边的一位婆子闻言,身子猛的一震,轻探着头喝斥道:“好没规矩,犯了大错不跪下认罚,竟然还理直气壮的站着与夫人说话,还不快跪下!”

冷菲儿抬眼望去,说话的婆子正是下午将自己一阵乱抽的那位,心思瞬转立即跪了下来,故作害怕的言道:“妈妈教训的是,菲儿知错了。”

眼见原本强硬的菲儿,一见这婆子开口,便变的如此温顺,且语气里还透着隐隐的恐惧。薜夫人有些意外的侧身瞄了一眼身边的婆子,再调过头来细细打量着菲儿。

灯光下,菲儿头发散乱篷松,丝丝缕缕的搭拉在肩上,衣衫不整原本红红的喜服上,布满了大片大片己干了的泥土。而白晰娇嫩的脸庞上则布满了污垢,嘴角还沾着来不及抹去的糕点碎屑,其模样狼狈不堪,最触目惊心的却是左脸庞上,一道血红的鞭印,斜斜的如红色的长虫一般伏在上面。

薜夫人见此样相,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漠不经心的调过头去,却那婆子言道:“王妈妈,看来你调教人的功夫真是日益见涨啊!这才一天的功夫,就将冷姨娘调教的服服贴贴,连我这个老婆子也自叹拂如啊!”

身旁的王妈妈本还在奇怪:上午这丫头都还对自己怒目相向,怎么这回子功夫便如换了个人似的,变的乖巧起来,自己轻喝一声,她便立即跪下认错,难道上午瞪向自己那瘆人的目光,是自己的错觉?

本在为冷菲儿的行为大为不解的王妈妈,却在一听薜夫人那讥讽的话语后,猛的醒悟过来,敢情这丫头暗中摆了自己一道。

回过神来,王妈妈急忙跪下道:“夫人,这话老奴可担不起,折煞老奴了,折煞老奴了......”

“哼!有什么折不折煞的,回头可真得好好赏赏王妈妈教人有方!”薜夫人冷笑着,看了一眼跪在地上面如土色的王妈妈。

转头对吴妈妈言道:“很晚了,将这两个丫头押下去,明儿再审问!”

吴妈妈一声应下,对着仍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王妈妈,揶揄的言道:“起来吧,王妈妈,该你显本事的时候到了!”

王妈妈闻言原本土白的脸颊,顿时又燥的通红,对着薜夫人连磕了几个头,才又起来,神色复杂的向着跪在地上的冷菲儿和红玉走去。

正在此时,内房传来稚嫩的童声:“娘亲,我喜欢这个姐姐!不要罚她!咳!咳!咳!”

******************

(亲们,如若看着顺眼。别忘了推荐票票,别忘了收藏哦~~依依谢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