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金牌影后》金牌影后第二人生 小顶 金牌影后Twink

更新时间:2021-01-28 00:03:14

《金牌影后》金牌影后第二人生 小顶 金牌影后Twink 连载中

《金牌影后》

来源:作者:九声厌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盛繁,钟裕

独家完整版小说《金牌影后》是九声厌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盛繁,钟裕,书中主要讲述了: 二人走进大门时,吴婶连忙迎了上来。 多年察...展开

《金牌影后》免费试读

二人走进大门时,吴婶连忙迎了上来。

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让她本能地觉得这二人间的气氛不大对劲,但她又并不大能明白为什么两人出去坐个车也能弄得这么不高兴。

吴婶简直弄不懂这些年轻人的心思。

她带着笑脸朝着盛繁走去,“小姐啊,外面热不热,要不要喝碗绿豆汤啊?厨房冰着的呢。”

钟裕在后边儿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声。

吴婶下意识有点发抖,心里毛毛的。

其实这位少爷其实平日里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对人也还算是谦和有礼,但不知道为什么,老别墅的下人们都有点怕他。

惹不起,惹不起。

吴婶小心翼翼带了点儿笑脸朝他也看过去,“小少爷,也来一碗?”

盛繁亲昵地拍了拍吴婶的肩,示意她不必那么紧张,“盛两碗放小桌上吧,我待会儿喝的时候自己下来拿。”

钟裕又是一声冷哼。

吴婶吓得一抖,连忙应了两声好,转身朝厨房里躲去了。盛繁看也没看钟裕一眼,上楼回房。

钟裕腿长,两大步追了上来,像条闹脾气的小狼,脸上尽是色厉内荏的凶狠,“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实现自己的梦想之后就会离开。”

盛繁悠悠转头,“别说得那么俗气,我们成熟的社会人士一般喜欢管这叫事业。”

钟裕瞪她一眼,“那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要是让我知道你在骗我……”

盛繁打断了他的话,“首先你要清楚,我没有义务和你做下任何的承诺,其次,我现在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儿我自己都没搞明白,我只是根据我知道的部分做出了一个有理有据的推断,并且给了你一个最有可能的猜测……就算我骗了你,呵,那又能怎么样呢?”

钟裕眼神灼灼,“你占了原本盛繁的身体,总得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盛繁的脸带着点光影,淡而具有压迫性地压下来,“可那是我愿意的么?如果能选择,我宁可就那么死掉,也不会用这种方法来让自己重生一次。”

更别提还有奇怪的血字在她脑海里压迫着她。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受人牵制。

面对钟裕这个明白人,盛繁并没有和他藏着掖着的意思,早已经在刚刚那个狭窄的车厢内把话说了个干净。

她自认已经非常通情达理了,也承诺会想到办法尽快离开,可钟裕依旧不依不饶,一定要盛繁再给个明确的答案。呵,她能给什么答案?她自己现在都没搞明白。

盛繁走了两步,想起什么,转头眯起眼睛看向钟裕,“你那个能看见奇怪场景的特殊异能……还有谁知道?”

钟裕白净的脸上露出几分冷笑——好看的人连生起气来都格外赏心悦目,“除了当年我父母,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而他父母早已经去世了。

也就是说,只有盛繁一人知晓。

盛繁眼中微光闪烁,显然是没想到这一点。

说来也奇怪,这两人一个重生,一个身怀异能,明明对全世界都不信任,对对方更是格外的好感不深,此刻却偏偏把自己最重要的秘密都交托给了对方保管,不得不说是造化弄人。

在钟裕看来,自己最重要的秘密都已经被盛繁挖掘出来了,却从对方那里连个确切的答案都要不到。也怨不得他咄咄逼人。

看着站在高阶楼梯上比自己足足高出一个头的盛繁,钟裕略有几分不爽迈了两格楼梯,重新让自己回到了俯视的水平,他眼神不善,“还有,我看见的东西我自己也控制不了,那些场景出现没有特定的时间和长短,你别指望我帮你看什么东西。”

盛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知道了,我可没这样提过,全是你自己在说。”

钟裕眼中冷光零零碎碎,“你少转移话题……总之我会一直看着你,直到你离开。”

这句仿佛情人间耳语的暧昧语句愣是被钟裕说得毛骨悚然,他继续步步紧逼,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但盛繁已经不耐烦了,她猛地转头,眼神里闪着威胁的光泽,气场全开,“老子已经懂你意思了,你还要***到什么时候,打烂你的嘴信不信?”

她贫民窟里混出来的,真当她是什么脾气温和的大家小姐呢。

钟裕被她这突如其来的爆发震了一下,不敢置信之余脸也有几分黑。

盛繁哼了一声便扬长而去,钟裕倒没再跟上来,只是定定瞪她背影两秒,浑身气压低得吓人。

他不和盛繁计较,但心头的火却消不掉,冷笑一声,索性转身下楼喝绿豆汤去了。盛繁回到房间,轰然躺在床上,思绪放空,略觉得这一天有点儿累。

她晚饭本来就没吃多少,身体熟悉了的食量骤然减少,胃里发出不满地咕噜声响。她安慰似地揉了揉肚皮,顺带做了几个仰卧起坐,再躺回床上时,肚子发出了更加愤怒地一声震天响。

嘿!

盛繁瞪了眼自己的肚子,拿起床头的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灌了下去,算是给胃一点假惺惺的补贴。

斜靠在床上,盛繁有些出神。

说真的,她自己也想弄个究竟,为什么她会重生一次,还是在别人身上?而原本的盛繁若是没死,这会儿又去了哪里?这到底是他人蓄意的阴谋?还是只是怪力乱神的存在?

看着钟裕连异能都搞了出来,还向她坦言说自己时常能看见一些模糊片段,有些是已经发生过的,有些是未来的,搞得这会儿的盛繁是想不信这些神鬼一说,都没办法说服自己了。

思及此,盛繁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她轰然从床上坐起,试探着小声在空荡的房间里发出了声音,“盛繁?盛繁你听得见吗?”

“盛繁?”

这么喊了十来声也没个回应,盛繁摸了摸自己鼻子,莫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点傻气。

像个瓜皮。

刚才在车上的时候,盛繁也曾经让钟裕试试,看真正的盛繁到底去了哪里,但钟裕表示很无奈,因为他看见的东西并不能受自己所控。

一个无解的难题。

清空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思绪,她起来换了身儿衣裳,走进了自己卧室内嵌的健身房里。

不得不说盛家是实力宠女儿,哪怕盛繁从来就没碰过这些器械,该配套的该保养的一样没落下,健身房里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味道。

盛繁做了做基础的拉伸运动,先跳了套健身操。一段音乐放完,她已经是微喘的状态,但她没有休息,拿起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汗,她又走到了跑步机上,逐渐加快速度,一跑就是一个小时。

等她下来时,大汗淋漓,但这还只是今天的开始。

由于盛繁长期久坐,脂肪大多囤积在腹部臀部和腿部。她先到腿外展和腿内收器械那里练了练腿,然后是下斜板练腰,辅以健身球做卷腹,还有博苏平衡训练器,做全身力量锻炼。

两个小时过去,盛繁身边已经累积了三四个空的矿泉水瓶,她又去打了一套拳击,才累得直接躺在地上休息,恢复元气。

不能不这么逼自己啊,她最近体重稳定在120斤,就是下不来,正式进入瓶颈期。

本来减肥就不是容易事,之前是因为她吃得多运动少,突然的改变,加上体重基数大,才快速减重。如今自然是不行了,只有靠增肌来加大新陈代谢量,多余的脂肪才能消耗的掉。

盛繁的新目标是110斤。

在没有瘦下来之前,她也只能接接古装剧打打酱油。还好她脸小,又不容易长肉,适合上镜,否则她可真是要等体重完全减下去后才敢重出江湖了。

躺了五六分钟,缓过来了这口气,盛繁身上的运动背心已经可以拧出水来了,她觉得自己的屁股都是湿的,一摸坐着的绒毛垫子,果不其然,已经完全润了。

盛繁哭笑不得,起身去洗了个澡,她没怎么吃饭,血压低,也不敢洗久了,几下擦干净身子就换衣服出来。

空调凉风一送,真是爽得不要不要的。

盛繁美滋滋地去楼下打算喝口绿豆汤,眼睛一瞟就看到桌上只剩下了两个空碗,吴婶闻声出来,看见两个渣都不剩的碗,脸上又青又白。

盛繁无语地在心里暗暗吐槽钟裕的幼稚程度,安慰吴婶再盛一碗便是,吴婶却细细碎碎骂了钟裕好几遍,简直委屈得不行。

盛繁却无所谓,笑眯眯灌了一碗绿豆汤下去,一口就没了。吴婶一边着急地喊她慢点喝慢点喝,一边又急急忙忙再去给她盛了一碗。

客厅电话响起。

吴婶接完,过来给她汇报,是盛其希打来的,说是晚上不回来吃晚饭,想来是公司着实忙碌。

希南娱乐对公众给出的说法实难服众,网络舆论仍在疯狂爆发,盛其希推了公事陪盛繁玩闹好几天,却终究还是避不开这锅烂摊子。

不仅是网友,媒体,就连盛繁,也在等希南娱乐的进一步回复。

她要知道事件的真相内情。

她才不相信自己能这么巧就莫名其妙死掉,若真是老天不开眼,又何必再给她一次机会重新审视这个世界?

盛繁边嚼着碗里的绿豆,坐在椅子上腿一晃一晃地动,她囫囵不清地开口叮嘱吴婶晚饭少弄点,悠悠哉哉地啃了个苹果上楼了。

客厅的电视还在叽叽喳喳放着,老别墅太大,吴婶受不了这种清净,成天开着电视听个声儿,免得自己无聊。

这会儿正是新闻联播的时间。

长得周周正正挑不出一丝儿错处的女主持人正挂着和煦的微笑,声音冷静,“上半年,我国利用外资结构进一步优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