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丫环当家》丫环小春被老爷日 最新章节 丫环当家强攻

更新时间:2021-01-13 15:02:44

《丫环当家》丫环小春被老爷日 最新章节 丫环当家强攻 连载中

《丫环当家》

来源:作者:一条长翅膀的鱼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袁府,那图

《丫环当家》由网络作家一条长翅膀的鱼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袁府,那图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菊香笑着说:“你们回来了呀,累了一天也辛苦了,怎...展开

《丫环当家》免费试读

菊香笑着说:“你们回来了呀,累了一天也辛苦了,怎么不进去呢!”

吟诗在站在扶梯上面正抹着,听到菊香这话,便停了下来,说:“怕什么,进去就不好玩了,说说话儿呗!”

菊香听了这话,眉头略略一皱,将手中的菊花朝她指了一下,道:“落梅,还不快些弄完好下来,我刚才在里面,只听到外面一惊一乍的,你不知道老太太明日要到宝林社去,四小姐正在温习诗作呢,要是明日四小姐夺不到头魁,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吟诗听了这话,调皮地伸了伸舌头,不再说话了。

清韵暗道,一个商人之家,也来舞文弄墨这一套,可真真是好笑极了,她倒没想到,二老爷今天晚上就回来了,三老爷也是个念书人,四小姐五小姐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就是大老爷那样的商人,也能来几句诗词什么的,所以,说上去,这个袁府还算得上是文人济济。

菊香朝清韵和扫雪她们点了一下头,她们忙跟着进去了,菊香悄悄地说:“清韵,你今天犯了什么事,怎么闹得这么大!”

清韵知道她是随便问着的,便也随便地说了一句:“没有什么,只是金姐姐误会了,后来又解开了!”

菊香听了这话,明白清韵的意思,脸上一沉,转过身子来,对着清韵:“这园子里规矩多,你打小也是这儿长大的,以后注意点就是了!”

清韵见她摆了谱,便在心里心里冷笑了一声,说:“菊香姐姐说的是,清韵记下了!”

菊香哪里会看不出清韵的脸色怎样,话里又含着什么意思,却不说话了,只淡淡地笑了笑,指着厢房里的四小姐道:“你们今天就不要见礼了,回去罢,别打扰了四小姐念书!”

扫雪和清韵忙答应着,菊香便拿着手里的那几枝菊花往里面走去了。

清韵心道,自已是四小姐的下人,可是四小姐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一面想,一面伸头去看,那厢房门正开着,四小姐却背对着院里,脸是对着窗户的,一身的淡红,乌发压在背上,背影倒十分纤细。

扫雪见清韵伸长了脖子,忙把她一拉,轻声道:“别这个样子,被人看出破绽来怎么得了!”

清韵听了这话,才知道自已刚才是失态了,便四面看了一看,见那边花架下凤儿拿着尖嘴壶在哪儿浇水,头也不往这边抬一下,其它就没有别人了。

两人便赶紧绕过那屋角,往后面走去,后院子里正晾着几件衣服,是清韵和扫雪的,这时还没收,扫雪见了,便往前一撸,抱着就进了屋,清韵也跟了进去,一进去看到床,那困意儿便上来了,只合衣往床上就这么一躺。

扫雪忙赶上前来将她拉起,道:“今天弄得一身脏兮兮的,就这么躺下去了!”又说:“还不去拿些香露,皂角洗洗去!要不然,等会就不想起来了!”

清韵没办法,只得坐了起来,那眼皮子却眯着,屋内黑洞洞的,只有窗口还有一丁点儿朦胧的光,扫雪摸出香包,掏出随身带的火镰子,咔嚓一声便打燃了,把放在美人几上花瓶旁的一盏灯点燃了,然后对清韵说:“你还睡得着,你不记得了,今天答应过五小姐什么,恐怕得挑灯才弄得完,要不然,明天她叫人来取,你拿什么给她!”

清韵皱着眉头,无奈地看着扫雪:“这可怎么办,我不会呀!”

扫雪笑着说:“你急什么,不是说我帮你的忙么!”接着转身去立柜里找针线盒。

清韵忙将香包拿了出来,放到几上,对着扫雪道:“那就太麻烦你了!”

扫雪把针线盒端了过来,把盖子打开,一面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不过,丑话说在前边,我的活计可没有你的好,做完是没问题,但是,只怕五小姐会有话讲!”一面将五色彩线拿了出来,把香包拿着过,就着比划了一下,道:“清韵,你到院中去捡几根细柴棍子来!”

清韵奇怪地看着她:“干什么用呀!”

扫雪把眼睛瞪着清韵:“哎,谁想你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你先拿去,看着我做就知道了!”说着,低下头在那里比划着。

清韵将眉毛一挑,转身出了院子,幸好还有一些光亮,还略看得到一些,她在院里转了一圈,拿了几根细细的竹枝儿,又进去了。

扫雪把竹枝接过,往灯火上点了一点,待冒出些烟了,就吹灭了,然后再到香包上画了几下,又去点燃,清韵见了,这才明白,便近前来看时,见那朵莲花初见雏形,却似十分笨重,她想了想,便伸手将扫雪手里的香包拿了过来,用笔点了几下,然后又递了过去。

扫雪看时,只见花蕊,花瓣,叶子都有了,而且看起来十分神似,便笑着说:“没想到你还想得起一点儿呢,这个就跟你以前差不多的!”

清韵笑了笑,没有说话,她想起以前自已念书时最喜欢的就是画画了,但是却没有学过,只是凭着自已的想像乱画,却也得到同学们的赞叹,后来上班了,就一直搁下来了,谁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而且是自已那时常画的莲花。

扫雪就照着那个样子一针一线地绣了起来,清韵看她似乎很吃力的样子,再仔细地看了一下那个绣线,太细了,几乎不曾入眼,因想着上班时那些女同事没事就搞的那个十字绣,那线恐怕要比这个粗上几倍,因看扫雪还没绣上几针,便说:“你把线双起来试试,只在紧要处下针,恐怕会快很多的!”

扫雪抬头看着清韵,怪道:“还没有人这样绣过呢,恐怕活计会很粗,不入眼的!”

清韵笑着说:“你不妨试一试,不过,不要用同线的,用三线五线的都可以,一样一种颜色,又快!”她曾经在一个刺绣展览上看到别人这么绣过,至于是什么她弄不清楚,不过,绣出来却很好看,这个亮点是在线上,只要把线调好了,那副画再怎么也会灵动好看的。

扫雪不相信地看着她,然而经不住她的掇使,便真的用双线试了出来,先用淡红和紫红两种去绣花瓣,才绣了一下,再看时,侧着眼看是紫的,再换个角度看时却是红的,扫雪看得高兴不已,忙接着绣了下去。

清韵看着,长叹了一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自已曾经看过清韵的手艺,那就是立柜里的一副美人图,那图绝不是一般人绣的,看扫雪这样子,也知道她绣不出来,那么,只有在别的地方下功夫了。

清韵看扫雪绣得高兴,又想起那幅美人图,这一下,也坐不住了,便又去立柜里将它拿了出来,在灯下展开,细细地看着,这幅画到底精妙在哪里呢,为什么会让人一眼就忘不了。

扫雪根本就没注意清韵在干什么,她沉迷到她自已的世界去了。

清韵总觉得那图中的老姨太太总是盯着自已,她晃了一晃,移到扫雪这边,那眼睛还是跟着自已走,对了,重点就在眼睛上,她低下头朝那眼睛看着,这一看,顿时看出了端倪,原来,那眼睛上的线极为不同,略比别的地方颜色混杂些,她再看了一看,原来那眼睛竟是用两种颜色的线绣成的,是黄色和黑色混合而成,清韵看到这里,不由得大吃一惊,自已为避扫雪手拙想出的这么一个办法,竟然,竟然和以前自已用的手法一样,怎么可能。

“你来看!”扫雪已把一个花瓣绣好了,她举起来给清韵看。

清韵将眼睛看过去,果然,那感觉便不同了,便笑着说:“扫雪,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绣得这么有灵气!”

扫雪听了这话,脸上便有了忧郁,把香包拿了下去:“哎,这图还不是你画的,怎么绣也是你说的,看来,你就是不记得了,这手活计还没怎么丢,明天你就跟我学学基本绣法吧,说不定就想起来了,要是想不起来,就你这手画儿,再加上线的用法,也差不了多少的!”

清韵听了扫雪这么一说,便将那美人图收了起来,静静地坐着。

扫雪又说:“过一些日子,是三老爷和四小姐的生辰,我们这些丫头奴婢们少不得送些东西,到时,底有许多人来央你做香包,香扇什么的,你怎么办呢!”

清韵皱了皱眉头道:“现在还能怎么办呢,只好能推就推,实在不行又只得麻烦你了!”又说:“他们倒好,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不像有些大户人家,同父异母的多!”这是清韵看小说,看电视看多了的缘故。

“你怎么知道呢!”扫雪奇怪地看着清韵一眼:“莫不是上次我同你说过的那个张大户家的公子的事!”

这张大户也是青州的一个有钱人家,但比起袁家,却是差远了,他家有两位公子,大的是老太太所出,小的却是妾所生,前些日子,张老太太到袁府里走动,有意为张二公子求亲,却不敢说出来,只陪着说了半天的话,就回去了,现在,却是天天来袁府,陪着老太太打打牌,赏赏花,不过,每次都说了一大箩筐张公子的好话,张老太太的意思太明显了,以至于袁府上下都传开了,所以,上次扫雪把这事告诉了清韵。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