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霸主凝情:第一公主》春秋时期第一个霸主 XXOO 霸主凝情:第一公主NP文

更新时间:2021-01-12 20:06:47

《霸主凝情:第一公主》春秋时期第一个霸主 XXOO 霸主凝情:第一公主NP文 连载中

《霸主凝情:第一公主》

来源:作者:夜蓦然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瑾昊,闵兰蕙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霸主凝情:第一公主》的小说,是作者夜蓦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是啊,翼瑾昊可是王爷呢,萧子漠的心里不是滋味,更...展开

《霸主凝情:第一公主》免费试读

是啊,翼瑾昊可是王爷呢,萧子漠的心里不是滋味,更是因为翼瑾昊还是皇帝最看好的儿子。如果,可以让皇帝最看好的儿子陷入自己的棋局,这样的结局是不是更能打击到皇帝呢。可是,萧子漠竟在推委,她的理由竟是:父罪,子无辜!

萧子漠竟然会因为翼瑾昊无辜,而渐渐萌生了要放弃让翼瑾昊为棋子的念头,这不禁令萧子漠自己也是无奈的苦笑。

“我,我会让他们认同你的。”其实他的心里也没谱,但无论如何,他都会去争取。

“王爷会不会太抬高我了?”心门在渐渐打开,萧子漠合上双眼,静静聆听着翼瑾昊,那隔着衣衫的心跳的声音。

“叫我瑾,子漠。”翼瑾昊喜欢萧子漠,偎依在自己怀里的感觉。

“王爷!”“瑾……”

太后宫中。

都说后宫是女人的战场,可此刻后宫一片祥和。也许正是这样的平静之下,波澜才更为壮阔,后宫才更加令人,步步为营。

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进行着,不知在和平的背后,又会有着怎样的阴谋?

闵兰蕙进宫,心中盘算着如何扳倒萧子漠,面上却是一副贤良淑德。

来到太后与皇后的面前,行礼道:“兰儿见过太后,母后。”

皇后热情地接过闵兰蕙的手,带着和煦的笑容,与她话话家常:“兰儿,怎么样,霖儿对你还好吧?”

“还,还好。”闵兰蕙闪躲着目光,让人一见就知道是心虚的样子。

“兰儿,你在撒谎。”太后一眼就看出了,她神情中的闪烁。

“我,我没有撒谎。”闵兰蕙拼命地垂下头,不让人见到她的脸。

太后对闵兰蕙闪躲的话,很是不高兴。“兰儿——”

闵兰蕙见势,心虚地跪了下来,道:“太后息怒,太子,太子他——”

“霖儿怎么了?”太后与皇后以为太子出事了,很是着急。“他是不是出事了?”

“不,太子没事,”闵兰蕙摇摇头,“只是太子从未在翔天居就寝。”

皇后有一丝不解:“什么,那他在何处就寝?”

闵兰蕙忍住泪水,她的模样甚是可怜,“无欲楼。”

“无欲楼?兰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霖儿是太子,也是闵兰蕙的丈夫。他怎么可以不回自己的寝宫就寝呢,皇后心下有感,又会与萧子漠有关。

“大婚那天,太子和萧子漠在一起,我一时冲动说她勾引太子,结果……”闵兰蕙双手捂住脸庞,好不凄凉。

皇后看着闵兰蕙的委屈样,很是怜悯,道:“结果怎么样?”

闵兰蕙微微抬起头,垂泪欲滴:“太子和王爷就各打了我一巴掌。”

看着闵兰蕙,脸上那还未完全消退的红印,太后稍息的杀心又起:“岂有此理,哀家定饶不了她。”

闵兰蕙则是一副Jian计得逞的得意,而那些自以为精明的女人,则恰恰成为了她的棋子。

半个月后。

皇帝的御书房。

翼瑾昊进了宫门,见到皇帝,恭敬地朝上位坐着的人一揖。“皇儿见过父皇。”

皇帝见翼瑾昊进宫,心情很好。放下手中正批阅的奏折,道:“来,瑾儿,这边坐。”

“谢过父皇。”翼瑾昊并为上前,而是单膝点地,道:“父皇,皇儿想请父皇赐婚。”

“赐婚?”皇帝急忙扶起翼瑾昊,微笑着道:“是萧姑娘吧,不知她意下如何?”

翼瑾昊双手抱拳,请求道:“全凭父皇做主。”

“好,待朕告诉你皇祖母与母后,便给你们赐婚。”皇帝拉他坐下。

“父皇……”翼瑾昊欲言又止。

“怎么了,怕她们不同意?”皇帝怎会不知他的顾虑,先前太后与皇后对萧子漠起过杀心,如今又怎会轻易答应让她成为翼瑾昊的王妃。

“还请父皇成全。”翼瑾昊也心急着,这件事并不易办。

“瑾儿,你可是朕最看好的儿子。”皇帝看着翼瑾昊,拍拍他肩膀,将决定要告诉他一个秘密。

“你可知道,为什么朕第一次见到子漠,就消火了?”皇帝盯着翼瑾昊的眼睛,观看他的反应。

翼瑾昊一脸的疑惑,皇帝就知道他会是这样的表情,所以继续说道:“二十五年前,先皇仙逝时,朕刚登上皇位,才十九岁。”

“那时朕有一个情深的皇后,也是朕的第一个皇后——宫皇后。她很贤淑,朕的后宫只有她一个,因为朕知道,她不希望与其他女子来分享朕的爱。”那是一段幸福的时光,皇帝沉浸在回忆里。

皇帝仿佛回到了从前,渐渐地迷茫了,“于是,朕从不选妃,她独宠于后宫。知道吗,她一颦一笑可谓是倾城倾国,但是,朕却害了她。”

“父皇……”翼瑾昊看着皇帝那一脸的迷茫,很是不舍。

皇上那一脸的悲伤与自责,是翼瑾昊以前不曾见过的。

“那一年,是宫皇后的生辰,太后一直不喜欢她,我是知道的。可那一天,太后却要在太后的宫中为她庆生,朕竟以为她们婆媳间的感情有了改善,很是欣慰。”皇帝回过神来,继续说道。

“没想到,第二天太后便病了,所有的御医都看过了,就是没有起色。也就是那一回,宫皇后的贴身丫鬟竟拿出了一个木偶。”皇帝空留下一脸的痛苦神色。

“木偶?”翼瑾昊听到这又是一惊,当年宫皇后的死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是啊,一个迷信的木偶,说是她做的。”皇帝似乎累了,闭上双眸倚在了椅背上。

“父皇相信了?”翼瑾昊满是对宫皇后的担忧。

“她什么也没有说,什么都不解释。我当时看到那木偶上刻着的字,以及,那上面是她的笔迹,我竟然就相信了。”无力,皇帝好累,心好累。

翼瑾昊觉得他的父皇在那一刻,特别的苍老,没有了帝王的霸气,尽是一个丈夫对妻子的思念与悔恨。

“我不忍处死她,她被我打进了冷宫,我也开始在太后的旨意下广纳后妃。一个月后,我还是忍不住去冷宫看了她一次,”皇帝睁开双眼,透过窗子仰望着天空,“但是,她竟然躺在了一个陌生男子的怀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