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承帝欢:宠妃不得宠》承帝事 无广告 承帝欢:宠妃不得宠年上攻

更新时间:2021-01-12 20:04:35

《承帝欢:宠妃不得宠》承帝事 无广告 承帝欢:宠妃不得宠年上攻 连载中

《承帝欢:宠妃不得宠》

来源:作者:心若花微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湛,路就好

经典小说《承帝欢:宠妃不得宠》由心若花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湛,路就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对,我就是要被人羞辱才甘心!哈哈,在天香楼里头...展开

《承帝欢:宠妃不得宠》免费试读

“对,我就是要被人羞辱才甘心!哈哈,在天香楼里头,我怎么肮脏也没人看不起我,只要能卖个好价钱,自然就是尊贵的!可是跟你去了有什么好?不是被人耻笑么?”湛清涵看着我,神情有些扭曲,隐含着怨恨:“既然当初你选择了不出手,那现在这样算什么?假惺惺的做给谁看?还是,你嫌我肮脏,想着让我这么死在半路上,你才得意?”

我被他这番话噎得毫无还手之力,我从来不曾想过,被我拿捏得死死的湛清涵居然会有如此犀利的口舌。而且还如此恶毒。

“不是这样。”我阴沉了脸,怒气微微上涨,可看见他脆弱的身子又只得强忍住,轻声辩解了一句。心中不住安慰自己:他只是怕我扔下他,所以故意说这话气我的。

“不是这样是哪样?”湛清涵笑出声来,清澈的眼睛里闪烁着恶毒的光芒:“当时你不是已经撇下我自己逃走了吗?现在怎么反而还顾虑我了?湛清音,你就是一个自私的女人不是吗?”

我捏紧了拳头,心里的怒气一点点被挑起。最后,终于超过我可以忍耐的极限。我冷冷的看着他:“湛清涵,如果你再敢胡说,我不介意好好管教管教你!”

湛清涵也冷笑起来,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瞪着纱帐:“我胡说?湛清音,你也用不着犹豫,我不会跟你走的!也不会破坏你的好名声,更不会偷偷的去告发你!你放心走就是了!我很早就说过,你不是我姐姐,咱们也没什么关系!”

“啪”我扬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

湛清涵剩下的话被堵在喉咙里,他愣愣的看着我,仿佛是傻了。

我冷笑:“湛清涵,即便是我曾经想扔下你,我曾经自私懦弱不去救你,可是我仍旧是你姐姐!有权利管教你!你给我听好,现在我告诉你,我湛清音这辈子,绝不会再抛下你!不管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湛清涵白皙的脸上渐渐的浮出一个红色的巴掌印来,有些刺眼。我微微垂了垂眼睑,将语气放柔和了一些:“清涵,我绝不会丢下你的,你别多想了。”说着,伸手将被子往他身上拉,“好好睡一觉,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湛清涵拒绝了我的动作,梗着脖子道:“不用你假好心!你以为我怕你丢下我么?总之,我绝不会跟你走!”

我僵住,心里忽然明白他是说真的。他不是在和我闹别扭。攥紧了被子,我不知道忽然生出一股无奈来。心里再度萌生退意,既然他都如此决定,我何苦拿脸去贴冷屁股?

我站在床前,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最后只好走出去。我忽然有些弄不懂湛清涵的意思。也不确定我是否还该继续做他姐姐。

或许,其实我本来就自作多情了?辗转半夜未眠,我始终徘徊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做出决定。直至天色将晓,我忽然做出决定,既然他不愿,且对我如此怨恨,那么或许我独自离开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好事。他已经十四岁了,在这个时代早已经算是成年人。

他已经有那个能力决定自己的未来。我如此告诉自己,然后暗自下了决定。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待天色大亮送早餐的人进来,我就又起来,径直去找了艳娘。

“艳娘,带我去找那个神医吧。”我顾不得脸色憔悴和明显的黑色眼袋,直截了当的推开艳娘的门就说出来意。

艳娘刚醒,才在漱口,被我吓了一跳。抬头看我之后,拍拍胸口松口气:“原来是姑娘,这么火燎火急的,吓我一跳。”

见她仍是不慌不忙,我皱眉催促:“快,带我去找那神医。”

艳娘见我沉着脸发号施令,当下有些不爽快,不过想了想也没敢表现出来,只是讪讪回了句:“只怕银子不够啊。那神医的诊费可不低。”

“银子我想办法。你只带路就好。”我瞥她一眼,直到将她眼底那一丝丝的算计全部都给看成了心虚,这才开口丢下这么一句,转身就走:“门口等你。”

一路盘算,将见了那神医之后该这么做该如何说都想好了,确定在无一丝疏漏后,我这才闭目靠在软垫上养神。路途倒是很长,一路穿过京城繁华的中央地带,竟是渐渐地往僻静的地方去了。

直到走到一处有些破败的园子前头停下,艳娘朝我努嘴,小声道:“诺,这就是了。不过这神医轻易不见外客。就连皇亲国戚也是一样的。”

我仔细的将这处不起眼的院子打量一番,然后皱眉看来,这人估计也不是好说话的。看他住的这园子,就知道了。僻静不说,而且处在穷人区,和繁华压根不沾边。这园子也似乎破败了,透着一股腐烂的气息。

这园子外头,连个门童都没有。两扇有些朽败的木门微微敞着,似乎无声的邀请着来客。然园子里隐约透出的几分阴郁,却又冷冷的述说着排斥。

“我进去瞧瞧,你们在这等着吧。”我犹豫一下,然后淡定的抬脚跨了进去。仍旧将门掩好,我一路坦然的走进去。

青石板上似乎从没人清理,也没人走,居然已经长满了青苔,一不留神就会滑倒。两旁花圃里头的植物茂盛得有些过分,显然无人打理。

这样的地方,简直就是一处绝好的鬼故事场所。住在这里头,难道那个所谓神医都不怕么?我微微泛起一丝笑,小心翼翼的走。

园子有些大,绕过一处拱门之后,眼前顿时开阔。而情景也不像是没人居住了,隐约能看出几分人工打理的痕迹。我没再继续走,停在原地,淡定自若的等着人自动上来招呼。

许久,也没任何动静。我一直站着,保持着那一抹笑。直到腿有些发酸了,我这才听见一抹淡淡的、无任何悲喜的声音:“谁让你来的。”

“我自己想来的。”我笑应一句,仍然不动。

“怎么不走了?你不进来,怎么能找到我呢?”那淡淡的声音继续问,仍是没有悲喜。就连方向,也是飘渺的,仿佛四面八方一起传来。

“不敢污了你的地方。”我笑,然后低头做恭谨状:“有求于你,故而不敢造次。”

“那么要是你对我无所求,就敢为所欲为了么?”那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情绪,带了半分疑惑,半分嘲讽。而距离,却似乎离我近了些。

“那是自然。”我毫不掩饰的点头:“既是无求于你,我何必管那么多?你高兴与否,也就与我没半分相干。那时,只要我自己高兴即可。”

“有意思!”那声音忽然近在耳边,一口凉气吹在我的脖子上:“你找我何事?”

我侧头,看见半张冷漠得近乎没有任何柔和线条的脸,然后微笑:“你说呢?找你除了求你治病,难不成还求你娶我么?”然后趁着他微微错愕的时候,将他打量一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