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情到深处是毒药》情到深处是毒药何眉 傲娇受 情到深处是毒药平胸小受文

更新时间:2020-08-11 12:03:52

《情到深处是毒药》情到深处是毒药何眉 傲娇受 情到深处是毒药平胸小受文 连载中

《情到深处是毒药》

来源:作者:杯子分类:婚恋主角:苏澜,纪瀚奕

火爆新书《情到深处是毒药》是杯子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苏澜,纪瀚奕,书中主要讲述了: 外面风似乎比之前更大了一些,后花园空荡荡的秋千都被狂风带动,在风里摇曳。 苏澜站在拐弯处的台阶上,看着那些盛开的花,部分直接被折...展开

《情到深处是毒药》免费试读

外面风似乎比之前更大了一些,后花园空荡荡的秋千都被狂风带动,在风里摇曳。

苏澜站在拐弯处的台阶上,看着那些盛开的花,部分直接被折弯,花瓣都凋零飘在空气里。

还带着些许花香味,豆大的雨点是这个时候开始冒,跟随狂风席卷在苏澜的身上,眼睛里。

她待了差不多五分钟,看着天变得黑压压的,狂风暴雨彻底蔓延在天地之间,苏澜才退回房子。

大厅里王欣梅正在和纪瀚奕说着什么,看见苏澜进来,意味深长地瞅着苏澜,视线在纪瀚奕与她的黑眼圈上停留,最后侃侃道:“两个人加起来都五十了,再晚快生不出孩子了。”

苏澜:“……”

王欣梅抱孙子的欲望这么强烈,她和纪瀚奕恐怕要让她失望了。

纪瀚奕却是半开玩笑,像个大男孩一样伸手搂着王欣梅的肩膀,郑重其事地辩驳,“刘嘉玲和李嘉欣都不急,我们急什么。”

王欣梅白了纪瀚奕一眼,“虽说我急着抱孙子,可你们也不用这么拼命,你两昨夜没睡?”

苏澜:“……”

她后知后觉,王欣梅这话是说着给穆寒宁听的。

既然穆寒宁是纪莉莉的男朋友,就对别人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歪心思。

尤其是纪太太。

这种丑事一旦发生,他们纪家还怎么出去做人!

饭桌上,王欣梅似一个忘却了前尘往事的婆婆,待苏澜格外上心。

“这是我让保姆专门学的调养身体的汤,赶紧努把力,我孙子就在来的路上。”

王欣梅说着就给苏澜盛了一碗汤,纪莉莉看不下去,筷子猛地拍在碟子上,气愤道:“妈,你偏心!”

“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说是吧,寒宁?”

王欣梅看着穆寒宁,这个纪莉莉扬言非嫁不可的男人,可是真的没怎么动筷子。

而是注意着苏澜的一颦一笑……

穆寒宁拉回思绪,应了一声,才摒弃掉心头不舒服的感觉,为纪莉莉夹菜。

苏澜喝汤就想吐出来,但又不的不舌头打颤,喝完。

她急忙起身,冲进卫生间里。

趴在洗手台前干呕了好久,愣是吐不出来。

“你是怕我妈在汤里给你下毒?”

纪瀚奕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洗手间门口,鬼魅一般,苏澜僵直了身子,整个人都如临大敌。

她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胃,“我胃不舒服,与妈盛的汤无关。”

他靠在门边,目光复杂,就在苏澜以为他等着用洗手间时,她想从洗手间出去。

男人横着一只胳膊,完美地将她阻拦在里面。

他半侧着头,和她相依,这种姿势过于暧昧。

苏澜一颗心狂跳,纪瀚奕一张脸上表情微妙,“我不管你和穆寒宁之间有过什么,今后,你都不能和他走的太近。”

她迷糊地“恩”了一声。

纪瀚奕满意地扬起唇角,声音温柔了少许,“莉莉是被宠坏了,如果有什么冲撞你的地方,你多包涵。”

这大抵是纪瀚奕主动和她说话最多的一次了……

苏澜心里微波慢慢荡漾开,他只是想保护纪莉莉。

尽管纪莉莉嚣张跋扈,做事不考虑后果,还自私。

强行逼退自己内心旖旎的想法,苏澜从纪瀚奕臂弯里钻出来,落荒而逃。

她没有看到的是,纪瀚奕看着她那慌乱的背影,眸光逐渐深沉,心头又烦躁。

这个女人能轻而易举地挑拨他的情绪。

他一拳砸在门框上,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再出去的时候,王欣梅拉着苏澜直接上了二楼。

带着苏澜去了走廊尽头的卧室,“你和瀚奕结婚都三年了,你也不想看着他一直留恋花丛吧,虽说他爱小樱爱的深沉,可是你和他要是有个孩子的话……”

王欣梅对她挤眉弄眼,“一切都会不一样。”

苏澜的手里多了一样东西,她低头去看才发现是,情趣内衣!

她一张脸立即红到了耳根,王欣梅想让她干嘛!

“苏澜,外面狂风暴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了,晚上你和瀚奕就留在纪宅吧?”

虽说是询问的口气,王欣梅已经为苏澜做好了打算。

她还塞给苏澜一个小瓷瓶,是上好的白玉,上面是一排非洲字母,苏澜也摸不着头脑。

“这是我托人从西班牙特意带回来的鹿血催情丸,今晚你一定用的到。”

王欣梅笑着,对苏澜挤挤眼睛就离开了卧房,余下她一人傻在原地。

苏澜内心沸腾,真的产生了一个对于纪瀚奕来说可笑的想法。

是不是有一个孩子的话,一切都会不一样。

她也曾在梦里卑鄙地想过,给纪瀚奕下药得了,她算准排卵期,和他擦枪走火,一定一夜惊喜。

后来,纪瀚奕连别墅都不回,她哪来的机会。

苏澜将那小瓶药收在包里,情趣内衣拿进去就挂在床头的位置,她讷讷地看了看窗外,或许一会雨就停了。

上天可是从未厚待过她。

苏澜趴在床上,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不知道,她醒来的时候卧室一片晕黄的光亮着,纪瀚奕坐在窗边在看手机。

她抹了一把嘴角,一张脸瞬间耷拉下来。

流了一滩口水……

纪瀚奕察觉到她醒来,收起手机朝着她这边看过来,他逆光,苏澜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只听到他声音温润,“你和我妈联起手来算计我?”

他慢慢倾身靠近他,压在她身上,苏澜紧张的全身汗毛都竖起来,她嘴巴微张,却解释不了任何。

至少王欣梅的所有计策她都没有反驳,默认了。

苏澜慢半拍摇了摇头,纪瀚奕却是顺手将床头的情趣内衣提过来,他挑眉问她,“那这是什么?”

她猛地推开纪瀚奕,男人却是嗤笑一声,直接侧躺在她刚躺过的地方。

苏澜想要离开卧房,但是她拉了很久的门把手,才知道,门被王欣梅在外面直接锁了!

这时候,纪瀚奕咬牙切齿的声音响彻整个卧室,“苏澜!”

“啊,我在……”

“你干的好事!”

他指了指床上那一坨湿了的地方,嫌恶地抹了一把脸,站起身,朝着门口角落里的苏澜逼近。

苏澜眸子躲闪,低低地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