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瑾歌难唱》ktv难唱的歌 直人 瑾歌难唱SM

更新时间:2020-07-31 12:05:37

《瑾歌难唱》ktv难唱的歌 直人 瑾歌难唱SM 连载中

《瑾歌难唱》

来源:作者:作者:夏枯草分类:架空主角:楚小,游歌

《瑾歌难唱》由网络作家作者:夏枯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楚小,游歌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楚小神医看这男子对他娘子情真意切,倒是不错,就问他‘你娘子出事前你可是给吃过什么坚硬的或者较大的东西?’那男子大为惊奇:‘公子怎...展开

《瑾歌难唱》免费试读

楚小神医看这男子对他娘子情真意切,倒是不错,就问他‘你娘子出事前你可是给吃过什么坚硬的或者较大的东西?’那男子大为惊奇:‘公子怎么知道?就在昨天傍晚我娘子突然想吃肉,可是我们家穷实在是买不起肉,我只好去镇上张屠夫那买了几斤骨头,宰成块了熬汤来给她喝。可是…可是没想到才刚吃完晚饭没两个时辰,茵娘就开始喘不过气来,我赶紧找来镇上的李大夫。可是他说他也没办法,让我们准备后事。我伤心欲绝,准备去找张屠夫算账。可是茵娘在李大夫刚走没一会儿就去了…’说完已是泣不成声。

听完那男子的叙述,楚小神医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对那男子道:‘看这情形,你娘子这是被那骨头堵住了气道,起先没感觉应是那骨头随着她的吞咽沉了下去,后来经过她的呼吸又将那骨头排了上来,使得气流不能正常的进出,所以她才呼吸困难,直至最后陷入假死状态。”

游歌端起桌上的茶饮了一口,无声的笑了笑。这世上的事大都道听途说,在经过一番轮流传送后变得有眼有板,却经得推敲。有趣,有趣!

那人还在继续:“那些人听楚小神医说的有理有据,不禁信了三分,愣愣的站在那儿,等待楚小神医的下文。那娘子的相公更是激动不已,抓着楚小神医的双手就要下跪,求楚小神医救治他娘子。楚小神医赶紧拖住那男子的手臂说:‘现在还不是谢我的时候,你先去将你那娘子扶站立起来。’救人心切,那男子果真没有再坚持,走过去小心的扶起他娘子,楚小神医也跟着走了过去。

只见楚小神医走到那妇人身后,将双手从那妇人两腋下穿过,一手半握拳,另一只手包裹住那只手放在那妇人的胃腕处,使劲往上冲击。这样重复了几次后,那妇人的口腔里喷出一块刺李子那样大的骨头,那妇人也因此捡回了一条命!”说到这儿那人停下来,端起桌上的茶喝了口。

众人听的津津有味,大呼精彩。说书先生看风头都被那人抢光了,有些不服气。见那人张张嘴还准备继续,赶紧接过话:“不错,那的确是楚小神医。那妇人醒来后,楚小神医并没有松一口气。刚刚那一番折腾,使得原就动了的胎气,更加不稳定。可是因那妇人才刚转醒,又昏死了一天根本没力气来生孩子。那孩子又因母亲的假死无法进行呼吸交换,本就危险,实在不宜拖再下去。情急之下,也没了那么多讲究。因是丧事,抬丧的身上都穿着丧服,楚小神医干脆吩咐那男子找几件麻衣连成一片,用来将妇人周围围成一圈,他要剖腹取子。

这一说法可谓是惊世骇俗,那男子一家说什么都不同意。这次是真的要对楚小神医动手,还是被那男子及时阻止楚小神医才没有受伤。那男子又沉默了一会儿,紧紧盯着她的娘子和孩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将其吐出,似下了重大决心才开口道‘神医,麻烦你了。请你一定要保他们母子平安。’楚小神医没空说话,只对那男子点点头,就进入了围帐。

过了大概一个时辰左右,外面的人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忘了刚才他们是如何反对楚小神医,都激动不已道‘生了,生了,真的生了!’只见楚小神医抱着婴儿从围帐里走出来,对他们恭喜道“母子平安’。在那家人沉浸在亲人复活,又喜得麟儿的时候,楚小神医悄悄的离开了山头。”

说书先生说完,就有人问:“那楚小神医是不是鹿鸣山楚乾山主的第子楚梓言啊?”

说书先生笑笑解惑:“起先有人也认为是楚公子,可是后来有认识楚公子的人,在其他地方遇到了楚小神医。才发现他们只是同姓而已,并不是同一个人。”

“剖腹取子,有意思。”游歌也不禁对这个楚小神医产生了兴趣,这一做法还真是大胆,如果放在她身上她未必能有这份魄力。

于是游歌转头问诗情:“你可知道这楚小神医是谁?”

“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楚小神医名好像叫楚歌。而且自两年前潭县瘟疫一事之后,再没人见到过楚神医。有传言说他在那场瘟疫中感染上疫病,去了。”诗情把知道的都告诉了游歌。

游歌没想到那楚小神医名字里面竟还有个字与她一样的,如果他还活着的话,她想她一定会找那楚小神医切磋一番。

就在游歌与诗情说话这空挡,又有听众叫道:“听了这么半天,还没有告诉我们后来刘家村的人怎么样了呢?”

说书先生道:“别急,我这就道来。我刚刚不是说,舒世子和瑾公子到的时候,手里还抓了个人?那人就是楚小神医。话说那楚小神医在忙了十个日夜后终于找到了解决疫毒的方法。只是为了不让疫毒扩散,那些死去的人最终还是免不了被火化。”

众人忍不住叹息。

事情得到解决,人们就想知道那坏人的下场,就有人问到:“那潭县县令呢,有没有受到惩罚?”

说书先生脸上带着自豪的表情:“那是当然,有舒世子和瑾公子在,岂能让他逃脱律法的制裁。后来舒世子和瑾公子将那潭县县令压回京城,交由圣上定夺。圣上十分震怒,当即判处那潭县县令以极刑。”

到这儿结果也算圆满。听戏的人已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茶楼。边走还边与身边的人谈论刚才的故事,似意犹未尽。

出乎游歌的意料,竟然能听到这么精彩的戏,今日果然没有白出来。虽说那说书先生说的夸张了些,但故事嘛就是要夸张些、离奇些才精彩不是?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墨瑾瑜居然还跑到那种地方去为朝廷效力来。一直以为他就该身在云端,不染凡尘呢!啧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