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挖宝全世界》挖宝全世界txt全文下载 清水文 挖宝全世界耽美狼

更新时间:2020-06-01 06:03:13

《挖宝全世界》挖宝全世界txt全文下载 清水文 挖宝全世界耽美狼 连载中

《挖宝全世界》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桐汭之南分类:都市主角:裘教授,陈功

完结小说《挖宝全世界》是桐汭之南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裘教授,陈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噗通!” 胡老板再也扒拉不住柜台,一屁股坐地上,双眼呆滞,四肢乱颤。 “四百多万,我的天!” “我没听错吧,真有这么值钱?”...展开

《挖宝全世界》免费试读

“噗通!”

胡老板再也扒拉不住柜台,一屁股坐地上,双眼呆滞,四肢乱颤。

“四百多万,我的天!”

“我没听错吧,真有这么值钱?”

“顾景舟是谁?他制作的紫砂花盆怎么会这么值钱?”

十几名围观者这时候再也忍不住,大声鼓噪起来,不断有路人被吸引过来,询问过原来的围观者知道事情经过后,同样加入了高声追问的队伍。

“老爷子,要不,您就先给大家讲讲?”陈功建议道。

看着周围情绪激动的围观者们,裘教授也很无奈,不得不点头答应。

“请大家安静,下面就请这位裘老先生先给大家介绍下顾景舟先生和他的紫砂器!”陈功大声说道。

“既然大家这么感兴趣,那我就简单介绍一下顾景舟先生吧。”

裘教授面朝街道而立,神态平静宁和,就如在课堂上为学生讲课。

“顾景舟先生是我国紫砂之都江南省宜兴人氏,1915年出生,18岁起从事紫砂制作,1996年去世。

他是我国工艺美术大师,被誉为紫砂史上唯一可以与明代紫砂大家时大彬媲美的一代宗师。”

好像是很厉害的样子!

围观群众们似懂非懂,气氛并不热烈。

“估计在场没有专玩紫砂的,所以不了解顾老先生的艺术成就和历史地位,大家还是喜欢看更直接明了的经济价值。”

裘教授幽默地说道,现场哄然大笑,有人鼓起掌来。

“请稍稍安静下,我就随便报几件顾老先生作品近几年的拍卖价吧,相信大家听了会有更直观的认识。”

“11年,京城嘉德春拍,鹧鸪提梁壶,805万。

12年,京城瀚海春拍,大提壁壶,1288万。

14年,沪上春秋堂秋拍,玉壁提梁壶,1633万。

15年,京城东正秋拍,松鼠葡萄十头套组茶具,9200万,竞买者相信有很多人听说过,影视圈的名人杨子。

18年,京城东正春拍,扁腹壶,3450万。”

随着一个个拍卖价格报出来,现场围观群众不断发出哇喔的惊呼声,气氛愈来愈高涨。

“老爷子怎么记这么清楚?”陈功凑到岑可待耳边小声问。

岑可待耳朵瞬间红了,稍稍避开些距离,小声说:“老师和顾老先生八十年代就认识了,关系还不错,家里也收藏了好几件顾老先生的精品。这几场拍卖会,他应该都有去参加,就是没有太大收获。”

“我明白了。”陈功嘿嘿笑了,裘老爷子大概是钱不够,没有拍到心仪拍品,所以印象才会这么深吧。

突然感觉背后悄然无声,他回头一看,胡老板双手撑在柜台上站着,脸色苍白,嘴唇微颤,双眼发红,正死死盯着自己。

心里咯噔一下,他赶紧抱紧花盆,另外示意岑可待一起稍稍走远些,以防万一。

“那这个花盆呢,确认是顾老先生的作品吗?”

“对啊,如果是的话,到底值多少钱呢?”

“对,老先生请说说看,会不会也值几千万啊?”

围观者中陆续有人大声发问,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到陈功怀里的那个花盆上。

“回到我这位小友从胡老板店里买来的这个紫砂花盆上,通过盆身诗画、盆底款印,以及胡老板的自述,我可以确认,这个花盆是顾老先生1942年时于沪上刻制,当时他在标准陶瓷公司当雕塑顾问。

至于价值,之前我也提到,顾老先生一个梅花诗文紫砂四方筒花盆,去年拍了四百多万,不过…”

裘教授摆摆手,制止了围观者们的新一轮惊呼。

“那件作品制作于八十年代中期,是顾老先生艺术创作的巅峰时期,且盆身诗画由美术大家徐秀棠先生绘画,器型大方,实属罕见,所以艺术价值很高。

而这件作品属于顾老先生的早期作品,且是随手之作,诗画也是自绘自刻,艺术价值逊色一些,器型又属于小品类的案上盆,所以我给出的估价是五十万到六十万之间!”

“老先生,你不会为了自己买就故意报低价吧?”有人大声说道,立刻有很多人附和。

“照我看呐,这花盆到底是不是顾景舟的作品还有疑问呢!”有人大声说。

“这话怎么说?”有人问道。

“他们就是一伙的,说不定就是做局,吸引我们来抢着买这个花盆!”那人得意洋洋地说,好像真的揭露了一个骗局似的。

“对啊,说不定真有这个可能!”很多人惊叫道。

“这几个人看着不像坏人啊!”有人尤自不太相信。

“坏人要都长得一眼能看出来,那还会有这么多上当受骗的吗。”

“这话有道理!”

现场议论纷纷,很多人看向裘教授几人的眼神都不对了。

史文管,岑可待,甚至连陈功,都又气又恼,忍不住想要发声,却被微笑着的裘教授伸手拦住了。

“我可以作证,裘老先生的话绝对句句属实!”人群外忽然有人高声说道,声音有力,沉稳,不容置疑。

围观群众都回过头去,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男人带着几名同事,挤开一条路往里面走。

“这是分局的赵队。”有人认出来了。

“警察都说了没问题,那肯定不会是骗子。”

“就是这样!对了,那个说骗子的,警察都来了,该你站出来了啊!”

那人早就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赵磊带着人走到店门口,对裘教授几人点点头,转身对围观群众大声说:“这位裘老先生是金陵大学考古系的教授,所以我说他的话绝对可信,大家没有疑问了吧?”

“金陵大学考古系教授!那是绝对大牛啊!”围观群众里有好几个市场里的店主,算是大半个懂行的,这时齐齐惊呼。

大家自然再无异议。

“小友,那我们就按六十万的价格进行交易,你看怎样?”裘教授笑眯眯看着陈功。

“老爷子,要不,还是五十万吧。”陈功不好意思道。

“我缺那十万吗?”裘教授作吹胡子瞪眼状。

“行,行,就按您说的办!”陈功眉开眼笑,把花盆送到他手上,“东西我先给您,钱您什么时候给都行,我不急。”

“你不急我还急,你把银行账号发我,我马上让人转给你。”裘教授抱紧花盆,老脸笑开了花,说着话眼睛却只顾瞅怀里的花盆。

“不,不行!”胡老板突然从店里出来,张牙舞爪地直扑裘教授而去,“介个花盆是我滴!”

还没等他靠近,赵磊迎上去抓住他后脖,一把把他按在地上,熟练地反绑双手拷上,这才把他提溜起来,厉声呵斥道:“你想当众袭击他人,抢夺财物?”

“不,我不是袭击,我是拿回我的花盆,介个花盆是我滴!”胡老板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双眼通红神情狰狞,拼命挣扎着。

陈功走过去,笑眯眯地直面他:“噢,可怜的胡老板,介个花盆是我滴,不是你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