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此宋词非彼宋词》此宋词非彼宋词是男男吗 弱受 此宋词非彼宋词年上攻

更新时间:2020-04-18 00:04:35

《此宋词非彼宋词》此宋词非彼宋词是男男吗 弱受 此宋词非彼宋词年上攻 连载中

《此宋词非彼宋词》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闻言七九分类:浪漫青春主角:唐斯,米立粒

主角是唐斯,米立粒的小说《此宋词非彼宋词》此文是闻言七九原创的浪漫青春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宋词站起来,把检讨递给了于警官。唐斯年紧随其后,慢了几秒钟。 刘权看着自己面前早就写好的检讨不敢说话,生怕再说一句,今天就不能完...展开

《此宋词非彼宋词》免费试读

宋词站起来,把检讨递给了于警官。唐斯年紧随其后,慢了几秒钟。

刘权看着自己面前早就写好的检讨不敢说话,生怕再说一句,今天就不能完整地走出这个警局。

于警官喝了口热茶,看着他们的检讨,差点把茶喷出来。鬼画符一样的字体,查都懒得查。

果真应了那句,长得帅的人字体绝对丑。这也不是没道理的,这不,宋词和唐斯年就是两个活生生的例子。

于警官懒得跟他们计较,摆了摆手:“该送哪个回家你们自己都清楚,自己领去!”

宋华年和米立粒端正的坐在那里,像是等着家长来接的幼儿园小朋友一样,笑呵呵的看着他们两个。

宋词嘴角带着笑,接过她的书包:“走吧,我送你回家。”

米立粒看着一脸不情愿的唐斯年,笑了:“怎么了,送我回家就委屈你了?我还不乐意呢,我和宋词是邻居,回家正正好。”

“这话让你说的我们不是邻居一样。”唐斯年挑着眉头:“我就在宋词家住,也是邻居。再不情愿还得走。”

他伸出手,米立粒不解。

这是准备,手牵手一起走?

我说,唐同学。宋华年的手你没碰到,身子也没抱到。就来祸害我们米立粒吗?太坏了点儿!

但她把手递出去准备握住那只修长的手时,唐斯年平淡的开口:“我的意思是把你的书包给我,你不用着急把你自己给我。”

然后面无表情把米立粒的书包背在肩上,率先一步走了出去。米立粒跟于警官道了谢有同其他人道了别,跟了上去。

宋华年的家在南面,临河的一桩黑墙白瓦房。而米立粒则在北面的别墅小区,南辕北辙。

宋华年走在前面,宋词迈着不仅不快的步子跟在后面。前后相距,不多不少,刚好一米距离。

月亮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替换掉了太阳的岗位,白白的月光洒在地面,应着路灯暖暖的光,看着路上的行人。

快到小巷口的时候,她突然停下了步子,宋词跟着也停了脚步。

宋华年转身,低头轻笑,既而问道:“宋词同学,今天下午明瞧见你先走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

“碰巧罢了。”宋词简简单单地回答:“我本来是准备和朋友去打篮球,但是他们有人饿了,就准备找个地方吃饭。谁知看到刘权骑着车从面前过去,以前只要他出现准没好事,就跟上去看看。”

谁知刚巧,救了宋华年。

她笑而不语,宋词左右瞧了瞧,感觉有点儿熟悉。

宋华年看出了什么,开口说道:“这是我家的附近,你上次晕倒的时候就是在这里。我准备出门,看到了你。医生说幸亏送来的及时,不然很有可能得肺炎。”

“我知道。”

宋词的这个“我知道”。知道什么?知道把我送到医院的人是你;知道我睁眼看到的脸庞是你,离开医院的背影是你;知道在我桌子上放了一根铅笔的人是你。

可是知道,那又有什么用?

老祖宗说的“以身相许”,我自个心知肚明。但是你又知晓我的心几分?如果不知道那是你家的附近,我又怎么会晕在那里?本着碰运气的心态躺在那里,如果你没出现,我又能有几分资格站在这里?明知你的成绩好的不得了,我若不是拼尽全力怎么能坐在你的后面?

这些,你都不知道。

他看着宋华年,这姑娘身上好像有光。月光洒在她的身上,整个人变得扑朔迷离,像站在梦境里。想让全世界的都知道她的好,才会装傻问胡荣臻,这姑娘是谁。

宋华年慢慢的走着,到了小巷口。宋词准备转身离去,她开口叫住了他。

“宋词。”

他的转身带了几分期许,听见了接下来的话又快速离去。

“别忘了明天把弄坏门板的钱给我,赵老师问了我好几次了。还有,今天谢谢你。”

还有还有,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你知道吗?

她瞧着宋词的背影有了几分没落。

米立粒站在自家门前看着唐斯年,一动也不动。好像想要看透这个少年一般,才认识两天,却对他有一种熟悉感。好像呆在身边的人,突然离去又在不经意之间,突然出现。

“你有什么事吗?”米立粒问他。

唐斯年平静的看着她,半晌开口,语气淡定:“你喜欢宋词。”

你喜欢宋词。

这句话本身没有什么毛病,奇怪的是,它并不是疑问句,而是一个陈述句。如果别人说出来她还能笑着说是玩笑,但对方是唐斯年,只认识了两天的唐斯年,这让米立粒有了一丝不安。

她对上唐斯年琥珀色的眼睛,似看到了深渊,轻声说道:“对。”

她没撒谎。

她不敢撒谎,唐斯年就像是一个审判官一样问着她。好像回答的正确与错误决定了她的生与死,她害怕了。

“米立粒,你不是一个坏的孩子。别为了所谓的名誉、利益还有光环,去做一个坏孩子。你可以做一朵花,但不可以长在温室里。温室里有足够的阳光与肥料,去没有外面世界的风花雪月。”唐斯年说:“你对宋华年是不是真心地好,我现在还没看出。但宋华年对你,是真心实意的。我希望你搞清楚,什么是朋友,什么是敌人。”

“你那么了解宋华年?”米立粒说:“我们几个人相识不过两天!”

两天,仅仅两天。

两天的时间,唐斯年戳穿了宋词的心,看透了米立粒的想法,却只看到了宋华年看到宋词离开的背影的难过。

“时间不过是个虚无的东西,它可以代表我们的存在,代表四季的风花雪月。但是与我能看出来你喜欢宋词这件事无关,你隐藏的不够好。”唐斯年转身,掏出钥匙,打开门,然后关上,一气呵成。

在关门的时候对着门外的米立粒说:“晚安。”

米立粒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若有所思。

难道,她真的就表现的那么明显?

那宋词,为什么看不出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