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小妾又逃了》小妾又逃了免费阅读 诱受 小妾又逃了女王受

更新时间:2020-01-18 12:06:47

《小妾又逃了》小妾又逃了免费阅读 诱受 小妾又逃了女王受 已完结

《小妾又逃了》

来源:作者:紫色幽梦分类:架空主角:宁小葵,小白

主角是宁小葵,小白的小说《小妾又逃了》此文是紫色幽梦原创的架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他开始勾着她的腰往岸上游,“我不会让鱼虾吃了你,我会好好安葬你,这也算是我最后为你做的。” 小子,算你还有点良心。 将她拖上岸,...展开

《小妾又逃了》免费试读

他开始勾着她的腰往岸上游,“我不会让鱼虾吃了你,我会好好安葬你,这也算是我最后为你做的。”

小子,算你还有点良心。

将她拖上岸,找个隐蔽的地方,开始挖坑。

真要把她埋了呀!宁小葵暗笑,心念一转,小子,这么狠心真要杀她,那她也得给他个教训。

坑费了老大劲才挖好,小侯爷累得气喘吁吁满面汗珠。回转身来待要把宁小葵拖进坑,突然间发现她踪迹全无。

吓得一激灵,四处寻找却哪也不见。

这时候,一阵阴风簌簌,一个女声凄惨若鬼哭,“姬岚衣,我死得好惨啊,你还我命来!”

听声音就在身后,他猛然回头,就见一个白衣女鬼披头散发,眼睛里留着血,如僵尸跳一般,一跳一跳朝他过来。

大半夜的,再胆大的见到这样一副骇人的画面也会吓得寒毛直立。

何况小侯爷刚弄死了一个人。

“啊——”他大叫一声,连连后退。

谁知道忘记了身后他挖的坑了,一脚踩空,天旋地转,他跌进坑内,头在坑外的乱石上狠狠一磕,一下子昏死过去。

等他苏醒过来,发现自己又被绑在了树杆上。而他恨死了的贼婆娘正笑嘻嘻地坐在地上意淫他。见她穿着白色的中衣,披头撒发,眼睛下面还有两行干涸的血迹,瞬间明白了。

他差点吐血,“你……不要脸,装死,还装鬼……”

“呵呵……你不也对我使诈了……”宁小葵笑着上前。

他身子一僵,“你又想干什么?”

“我为了扮鬼,手指都咬破了,你看,还流血呢,好疼的。”宁小葵伸食指给他看,撅嘴委屈道。

说实话十指连心真的好痛。

“你自找的。”他冷笑。

“我听说口水可以止血杀菌,你帮我舔一舔吧!”宁小葵说着把手指伸向他的唇。

他立即避若蛇蝎,气极道:“你是不是有病?”

“这么小气。你差点淹死我,我大人有大量,只要你舔一下我的伤口就两讫了,这也不愿意啊?”

“我不需要你这么大量,你该怎么报复我便出手好了。”小侯爷挣扎着怒道。

糟糕,柳枝做的绳子比宁小葵想象中还要脆弱,小侯爷这么用力挣扎,用不了几下就挣脱了。

“你别动,不许动啊!”她此地无银三百两警告他。

而他似乎也感觉到了绳子的松动,越发挣扎得厉害。

“你不许动,再动我就亲你。”眼见绳子快解开了,又没有其他绳子加固,宁小葵一急就脱口这么一句。

此句一出,两人立即对眼愣住了。

宁小葵老脸一红,小侯爷怒瞪着她,但的的确确不敢妄动了。

“小侯爷——小侯爷——”远处传来隐隐的呼唤声,糟糕小侯爷救兵来了。

宁小葵一怔间,就听见小侯爷一声大喝,双臂下死力猛挣,在绳子断了一瞬间,宁小葵脑子的弦随之崩掉,抽风一般,猛然扑上去,吻住了他的唇。

柔软清凉的唇,像夏日冰镇的果肉,带着一种男人特别好闻的气息,她脑子轰的一声,整个身子都偏软了半边,一股股酥麻之感如蚁般啃啮她的骨。

尼玛,原来接吻的感觉是这样的,这样的啊!

有几秒钟的懵怔,小侯爷狠狠地推开她,整个脸就像踩到狗屎一样恶心,身子气得发颤手指直指着宁小葵,“你……你……”

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吻定情,你以后就是我的人,我不许你再去逛妓院!”宁小葵嘿嘿傻笑,脑子有些晕陶陶,一时有点清醒不过来。

正在用力擦嘴的小侯爷听到此句脸都绿了,冲上来便要掐她的脖子。

宁小葵跳起来便逃。小侯爷待要追来,却被脚下的柳条绊住一个趔趄,等他踢开柳条时宁小葵已逃得无踪影了。

“啊——”他咬牙切齿的一声怒吼,一拳砸在了树干。

宁小葵一口气跑回主街上,忽然发现大街上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她当然知道此时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一身湿淋淋的中衣,披头散发,还光着脚。得赶紧回家,糗大了。

“姐姐,你去哪了,你去哪了,姐姐……”

有哭声,好熟悉。

她神经一跳,就见老远处小白边走边哭边在人群中找她。这是个祸害,必须躲开他,今晚她的遭遇都是拜他所赐。一把抢过旁边卖竹编的一顶斗笠带上,准备撒丫子跑人。

“姐姐,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到哪去了……”

呃……身子一紧,已被人抱住。宁小葵只能讪笑道:“小白,你还没找到家啊?”

“姐姐,你又掉河里了吗?”小白不解她这副模样。

“呵呵,今,今晚好热,我游了会泳。”

“游泳,我也要。”

“你,你该回家了。”

“我要跟姐姐回家!”他抱着她,亲昵地蹭她。

宁小葵一把推开他,“不可能!”

家里已经有个大男人了,如今又带个男人回家,她爹知道了岂不是要抽她的筋。

“哇——我要跟姐姐回家,我要跟姐姐回家。”他立马大声哭开了,使出他的杀手锏,摔地打滚。

正在这时,人群突然骚乱起来,哭爹喊妈地往前逃窜。

宁小葵一把抓住一个人问怎么回事,那人道不知怎的全城戒严,说要捉拿一个浑身湿淋淋的女犯。说着那人异样的上上下下又看了她一眼。

宁小葵一个激灵,擦,这不是说的就是她嘛?

好你个小侯爷,居然出动军队了。

一把抓起小白,“走,跟姐姐回家。”

月已开始西沉,宁小葵落荒而逃到将军府门口时,发现时辰已经很晚了。正门是不能进了,何况还带着个小白痴。后门也不能进,因为后门也有人看着的。

爬墙吧,只有爬墙了。

找了个内有棵大树的外墙,她托着小白的屁股费力将他弄上墙头。然后自己爬墙借着树,三下两下就跳下围墙。

小声叫小白跳下时,小白哭了,“姐姐,我怕高……”

晕死,宁小葵头两个大。

“小白你跳,我接着你。”

“那姐姐,你可一定要接着我啊,我怕我的屁股会摔成四瓣。”小白带着哭腔道。

“怎么会是四瓣?”宁小葵扑哧乐了。一般不说摔成两瓣吗?

“因为屁股本来就是两瓣嘛,这一摔当然成四瓣了。”小白还耐心解释着。

“跳吧,我的小祖宗!”

“啊——”他一声叫,闭眼跳了下来。

宁小葵赶紧去接他,谁知道脚下被什么东西滑了下,整个身子后仰,而下落的小白啪叽压下来,好了,两个人结结实实地摔在一起。

一瞬间摔得七荤八素,宁小葵爬都爬不起来。而小白受到惊吓又死命地抱住她,两个人就这样暧昧地叠加在一起。

一盏晕黄的灯笼照在了宁小葵的头顶,然后她听到一个生气的声音在问:“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顺头顶看去,看到妖孽那张很是不悦的俏脸。

“妖孽,帮我把他拉开,我要被他压死了。”她急忙求救。

妖孽哼了一声,像拎喵咪一样,一把拎住了小白的颈皮将他拎起扔在一边。

“嗬,美人姐姐——”小白贼眼光光,见妖孽如见大鸡腿,宁小葵暗叫坏了,果然下一秒他又使出了第二道杀手锏——抱美女,猛地抱住了妖孽。

谁知才沾到妖孽的身,小白突然就像个麻袋一样,华丽丽地被扔了出去。

结果不屈不饶的小白,爬起来喊叫着再次冲向他。

这一次的摔就厉害了,直接半天没爬起来。

“你带回来了个什么东西!”妖孽尖叫着万分嫌恶心道。

“美人姐姐打我——”半天才爬起来的小白坐在地上捂住了鼻子哭起来,血顺着他的手指渗了出来。、

“要死了你把他打伤了。”宁小葵一惊,急忙爬起来查看小白,发现还好,是鼻子受到碰撞流血了。

“把手绢给我。”

“不给!”

宁小葵捉住妖孽的裙摆就要撕,他急忙跳开,把手绢生气扔了出去。

宁小葵急忙把手绢捂住小白的鼻子,带他到荷花池边去清洗。

“这货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妖孽看着抽噎着的小白道。

“知道了还问。”

“你逛夜市人家买一送一给你的?”

宁小葵扑哧乐了,“你买东西人家送你个大活人啊!我做好事捡的。”

“什么破烂你都捡回家啊!”

宁小葵白了他一眼,正待反驳,谁知小白不干了,大声道:“我不是破烂,嬷嬷说我是个男人,是个大男人。”

“哟哟就你是个大男人,小爷我就不是了。”妖孽反讥道。

“你怎么是个男人了,你这么漂亮,明明是个美人姐姐嘛。”小白思维短路了,瞪大了眼睛嘟囔道。

妖孽扑哧乐了,说他漂亮他很是受用,起手摸了摸白痴可爱的发型,眯眼笑道:“哟,小样,你还别说,挺有眼光的嘛!”

“那你,那你给我抱抱!”小白对他的“爱抚”也很是受用,扭捏着娇羞道。

“滚!”妖孽下一秒就变脸,比翻书还快。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