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千金女佣 强受 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同人志

更新时间:2019-12-18 18:04:12

《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千金女佣 强受 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同人志 连载中

《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

来源:作者:风中飘絮分类:婚恋主角:韩雄,白梅

火爆新书《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是风中飘絮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韩雄,白梅,书中主要讲述了: 方冬叹着气,他拍了拍韩雄的肩,他非常的心疼自己的这个老大,可是又无可奈何。 韩雄走开了,他想看看白梅,只是远远地看,并不过去打扰...展开

《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免费试读

方冬叹着气,他拍了拍韩雄的肩,他非常的心疼自己的这个老大,可是又无可奈何。

韩雄走开了,他想看看白梅,只是远远地看,并不过去打扰,于是,他就赶紧跑出了舞厅,看到白梅和田婷在街上走着,就边走边看白梅的背影。

白梅心事重重地不顾其它,田婷则站在路边要过马路时左顾右盼地看到韩雄,就叫:“老大。”

白梅听到田婷的叫,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韩雄。

韩雄见白梅的目光又视而不见地转开,想要过去就又止步不前了。

田婷看看白梅,走过去招呼老大。

韩雄看看白梅,对田婷说:“她就拜托你了。”

田婷笑着说:“放心吧,老大,我会的,我过去了。”

田婷走到白梅身边,看看白梅,又看看韩雄,好奇地问:“白小姐,你们是怎么了,吵架了吗?”

白梅说:“没有。”

田婷也就不再问了,她已经想到自己问得不对。

跟自己没什么交情的人,本来就不该说这么私人的话题。

三人穿过马路,来到一个公寓楼区。

白梅跟着田婷上楼进房,田婷看看楼道拐角,就看到韩雄在那里站着。

田婷说:“老大,进来吧。”

韩雄走上去,进了房,在门口看白梅站在那里。

田婷笑说:“哎,都别站着呀,快坐,我出去一下。”说着,就出了房。

见田婷出房,两人尴尬地站在那里,韩雄想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白梅根本就是不想理睬韩雄,所以两人无言地站了半天,还是韩雄找来了一个话题。

韩雄说:“这里还好吧。”

白梅点头。

韩雄说:“这田婷人很不错,她一定会很周到地照顾你的。”

白梅冷笑地说:“是啊,她是你的小妹嘛,很买你的面子的,也是很怕你呀,不敢对我照顾不周,对吧。”这白梅根本就是不领韩雄的情,她是宁可吃点苦头,也不愿意接受对方的好。

韩雄尴尬地笑说:“对,所以你要报答我哦。”他为了白梅忍了一会,也是为了白梅他不再忍了。

白梅说:“好呀,那我请问,你要我怎么报答你呢?”

韩雄泄气地说:“陪我吃饭呀,走吧。”说着,他转身向门走去。

白梅连动都没有动,她实在不想跟这个男生一起做任何事,哪怕只是吃顿饭而已。

韩雄回头看白梅说:“你是走不了呢还是怎么了?不是说不想被我象牵小狗一样地拉着吗?怎么?现在想叫我拉你啊?好吧,拉就拉吧,反正我也想拉你的。”

白梅连忙走过去,与其被他强迫,不如自己乖乖的。

两人来到饭店,在靠玻璃窗的一张桌前坐下来,服务生拿着菜单过来给两个顾客看。

韩雄接上菜单看,白梅不接,

韩雄看着白梅说:“你想吃什么呢?自己看看吧,又不用你花钱的。”

白梅听而不闻,对着韩雄她能不说话就尽量不说。

见白梅不理他,韩雄很干脆地说:“好,你就不要说话好了,不挑食对吧,那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对吧,那我要吃毒药呢?你也吃吗?那我们还真的是夫唱妇随呀。”

这个白梅倒是没反应,可把旁边的服务生吓坏了,连忙说:“先生,本饭店没有毒药的呀。”

韩雄一笑,抬头看看服务生说:“我知道。”翻着菜单跟服务生说话,服务生拿笔记下。

服务生走开了,韩雄看着白梅,手过去搔她的痒,白梅忍不住地笑着躲。

当白梅就要快从凳子上跌倒时,韩雄拉住了她,把她甩进了自己怀里拥住了。

白梅没有挣扎,手上来搂韩雄的腰。

两人正情迷地相拥着,刚好被玻璃窗外正在从不同方向走来的玉珍和周玉看到,妒火中烧的两个女人冲了进来,周玉几近疯狂地过去举手就打白梅,韩雄赶紧抱着白梅转换了位置,周玉的几拳就打在韩雄的背上,这周玉也不看看是不是自己要打的人,总之她的心里火气全都要撒在这双手上了,直到玉珍过去推开她,她才知道,自己打的是最不想打的人,此时她想到自己在韩雄面前的好形象全毁了,向后一踉跄得站立不住,坐倒在地上。

韩雄款款深情地看着白梅,此时的他更让旁边的两个女人疯狂到顶点。

周玉大叫着跑出了饭店,玉珍则看着两人之间的情意,心酸地问:“老大,你真的喜欢她吗?”

韩雄扶着白梅坐好,看着白梅答玉珍的话:“对,我喜欢她,想把自己的爱全给她,虽然她不想接受我,我也要想办法让她接受。”

玉珍苦酸地笑说:“那就好,老大。”她要说一些祝福之类的话,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好把话又咽到肚子里了,转身走开,出了饭店。

白梅见两个酸女人走了,就推着韩雄说:“你看看,你泼了我一身的醋,你毁了我呀。”

韩雄赌气地说:“我就要毁了你,我就要泼你一身的醋,怎么样?”

白梅无可奈何地看着韩雄,叹了口气。

服务生把饭菜端上桌来,气呼呼的韩雄和白梅举筷夹菜,韩雄看了一眼白梅,夹菜到她的碗里。

白梅赌气地一口塞进了嘴里,瞪了韩雄一眼,狠狠地嚼着,好像嘴里的东西是韩雄身上的肉。

玉珍一个人走在海边,听着那大海的呼啸,看着潮起潮落的浪花,和无边无际的蔚蓝,原本想让自己好受一点的心情反而是更苦酸沉闷。

突然,玉珍想到方冬,对呀,把他找来,叫他来安慰自己,别让自己那么难过,反正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段还没有开花就凋零的单恋吗?实在没必要那么难过的,想到这里,玉珍拿出手机找里面的名字,找到方冬,按通电话,拿到耳边。

玉珍说:“喂,方冬呀,我好难过,在海边,你要快点来呀。”

一阵过后,方冬来了。

玉珍见了,连忙跑到方冬的面前,过去楼上他的脖子号啕大哭。

方冬奇怪地拍着玉珍说:“你怎么了?哭什么呀?嗯?告诉我呀。”

玉珍只是哭,并不说话。

方冬甜蜜地笑了,任由玉珍抱着自己哭。

渐渐的,玉珍的号啕大哭变成了小声抽泣了,方冬抓住她的胳膊推开一点看,柔情地说:“哎呀,看看你,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多丑呀,比猪八戒还丑。”

玉珍听了,抽泣也变成了装怒,抬起手来要打方冬,方冬跑开了,玉珍过去追,方冬冲玉珍扮鬼脸地笑,玉珍也就跟着他笑了。

玉珍站住,方冬也站住,玉珍跑,方冬也跑,玉珍跑得有意跌倒,方冬站住双手叉腰地看着玉珍,慢慢地走过去拉玉珍,他反而被玉珍拉得仰面躺倒,方冬也把玉珍拉倒在自己身上,玉珍看看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方冬,激情地吻上他的唇。

两人吻累了,玉珍就向旁边仰面躺下,两人在回味中喘息着。

玉珍平复了喘息,就坐了起来,看着大海,感叹地对正在回味中的方冬说:“刚刚在饭店里看到老大和那个白梅在一起了,我到现在才知道其实老大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而我也可能根本就不是喜欢他,所谓的喜欢也只是我的一份错觉而已,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方冬,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有错觉呢,我真的好伤心,好惭愧,好后悔,好无地自容啊,为了这份错觉我竟然把不该丢掉的东西丢掉了,我还那么恶劣地争风吃醋,就为了那么个错觉,我还真是该死呀。”

方冬坐起来说:“啊,你不用那么说,没有人会怪你的啦,你又何必怪你自己呢,讨厌,哼,把我刚才好感觉全让你说没了,我要你赔给我,不然我就跟你没完没了,知道吗?”说着,方冬把玉珍拉得仰面躺下,自己伏在上面看,吻上她的唇。

周大山在商业会场坐着看商业会长韩远,奸猾地笑了,再看远处的一个中年男子,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这是周大山的商业竞争对手、火豪公司的老总叶华,此时他正在专注自己的工作。

一阵过后,众人走出了会场,在大门口周大山拦住了韩远,韩远笑对着他。

周大山拍着韩远笑说:“我有话要对会长报告呢,不知道会长能不能抽点时间给我呀?”

韩远笑说:“好啊,那就车上说吧。”说着,就见一辆轿车开过来,周大山和韩远上了车。

车上,周大山对韩远笑说:“韩远,你知道吗?最近韩雄谈恋爱了。”

韩远一听,很意外地看了一眼周大山,奇怪说:“什么?那小子谈恋爱了?跟谁呢?是周玉吗?”

周大山摇头说:“不是她,你家那小子那能看上那丫头啊,是我的一个外甥女,名叫白梅,不过,这两个人好像就是不是冤家不聚头的那种,我这个外甥女是眼里不揉沙的女生,我看得出来,她虽然是很喜欢韩雄的,但是,她却不愿意跟韩雄在一起,可能是因为你家那小子是流氓吧,而韩雄却已经离不了她啦,如果你想叫韩雄改邪归正的话呢?我想她倒是能帮得上忙的。”

韩远恍然大悟,他笑着点头,手指着周大山。

夜,灯火通明。

韩雄和白梅来到田婷的家门外,韩雄把田婷给他的钥匙拿出来,插入锁孔,把门打开了。

两人进了房,白梅冷漠地说:“我想今天能在这里睡一个好觉,一个没有男人打扰的觉,不知道可以吗?”

韩雄点头看着她,白梅转身背对着他,都站着不动。

两人同样是站着不动,但目的却是不同的,韩雄因为要爱她,白梅因为要躲他。

两人就那样站着,是谁也不想先离开。

白梅打着哈欠,韩雄连忙说:“你进房去睡吧。”

白梅说:“你先走吧。”

韩雄问: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