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幼妻当道》渣妻当道 18禁 幼妻当道大叔受

更新时间:2019-11-27 12:04:01

《幼妻当道》渣妻当道 18禁 幼妻当道大叔受 连载中

《幼妻当道》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毓玲珑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云珠,薛明远

毓玲珑新书《幼妻当道》由毓玲珑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云珠,薛明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周世昭却是一怔,抬头问道:“小姐是说,NaiNai已放了云珠良籍?”毓娘黑着脸说道:“我姨娘向来是言而有信,云珠姐姐要嫁人,自然得放为...展开

《幼妻当道》免费试读

周世昭却是一怔,抬头问道:“小姐是说,NaiNai已放了云珠良籍?”毓娘黑着脸说道:“我姨娘向来是言而有信,云珠姐姐要嫁人,自然得放为良人才行,难不成还得连卖身契一起打包给你做妾?就算云珠姐姐点头,我和姨娘也不情愿咧。”那周世昭听得真切,忙问道:“云珠她,她,她真的肯嫁我为妻?”毓娘这下可是真的被他弄糊涂了,黑脸也装不下去了,以手扶额叹道:“我说周掌柜,云珠姐姐她可是一个不字都没提过,这几日熬灯费油地做好了大红嫁衣,就等着你的八抬大轿呢。你倒好,还说请媒人上门,连个鬼影都没有。就是不愿娶,你也得捎句话来让她断了念想才对。”却见周世昭一脸悲愤地看着她,半晌才沉声说道:“既是小姐说的,自然不会有假,却是小的偏听偏信,误会云珠姑娘了。”毓娘一听,竟是另有隐情,忙追问是怎么一回事。周世昭也不瞒她,便把前因后果给她说了一遍。

原来那日周世昭回去以后,立刻就求了爹爹去请媒人。那老周掌柜本就是宋家放出来的家生子,又听说宋姨娘认了云珠做干女儿,自然没有不乐意的。第二日便取了一匹缎子,封了二两银子,请媒婆去赵府提亲。不料那媒婆却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说是还没见着宋姨娘,便被一个管家娘子拦下了,说那云珠是赵夫人定下了给元啟少爷做房里人的,只待赵老爷回府,禀报一声便要开了脸放到少爷房里去的。老周掌柜听了这话,回家把周世昭好生训了一通。那周世昭也是个硬气的人,以为是云珠贪着赵家富贵,宁为富家妾不为贫家妻,索Xing问都不问,便把提亲的事丢下了。毓娘是未出阁的小姐,这些话本来不该说给她听的,但周世昭正悲愤至极,便一古脑儿都倒出来了。

毓娘听了勃然大怒:“莫说元啟哥哥才十二岁,还不到收房里人的时候。就是要收,也轮不到我房里的丫头,更何况姨娘已放了她良籍!”周世昭低头说道:“有小姐这一句话就够了。小的明日便上门求亲,定不会辜负云珠姑娘。”毓娘急着回去把这事告知宋姨娘,还要找元啟问个究竟,便辞了周世昭下楼来。只见薛明远正气定神闲地端坐在店堂里吃茶,原本平整洁净的袍服却有些发皱,底下还沾了不少尘土,竟像是与人打了一架的模样。那四郎侍立在薛明远身后,样子比起他主子也好不到那里去。毓娘倒吸了一口气,待要问时,却又忍住了。方才她算是想明白了,到底她姓赵,他姓薛,中间隔了个赵宋氏与宋薛氏,放到后世,便是好几杆子才能打着的远亲。薛明远看在薛老太爷份上喊她一声妹妹,不表示她就可以顺着杆子往上爬,真拿自己不当外人。自己家里也正斗得不可开交,哪里还好管别人的事?便只装作没注意。薛明远见她下楼,忙过来护送她上马车,却听见脆生生的一句“公子留步!”

毓娘回头一看,原来是个十四五岁的俊俏女子,戴着一顶白纱帏帽,身旁站了个十一二岁的小丫鬟,正红着脸瞅着薛明远。毓娘当即明白过来,心下暗嗔:我道是做甚么去了,竟是去英雄救美,看这情形,怕是要以身相许了。果然,那女子款款地福了个身,含羞带怯地说道:“奴家谢过公子搭救之恩,改日一定登门道谢。只是还不曾请教公子尊姓大名呢。”薛明远却板起了脸,拱手答道:“小娘子不必多礼,如今世道不平,人心不古,还请小娘子以后多加小心,不要再独自上街行走了。”半点通报姓名的意思都没有,想来是不打算再跟这女子牵扯上关系了。那女子脸上的红晕越发浓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却是不住地往毓娘身上打量,又搭讪道:“这位小姐想必就是公子的——”薛明远冷哼一声,竟是听都不听,转身就把毓娘塞进马车,飞身上马去了。四郎也没给她好脸色看,一等云玥上了车便径直驾着马车走了,只把那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小娘子晾在原地。

毓娘这会子却好奇起来,又不好意思问薛明远,便试探着问云玥:“方才那小娘子是良家女子吧?”云玥点头:“看装束是,只是——”薛明远的声音自车窗外传来:“这般不知进退纠缠不清,便是好人家的女儿,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本意只是指责那个小娘子,觉得她举止太过轻浮,却不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落在毓娘耳朵里,便是指桑骂槐暗讽她不知廉耻。她当下气得脸色发白,却又不好发作:薛明远是古人,自是保守惯了的,这次也是自己做错在先,才会惹来他这些话。他人虽好,Xing格却太迂腐,若嫁了他,只怕真得当内宅里的摆设了。车厢内外又是一片静默,外头薛明远是又琢磨起了她刚刚那句诗,里面毓娘却是努力把一颗萌动的Chun心生生扼杀在摇篮里。她可是个现代人,就是把个《女诫》再抄上一万遍,也不可能接受里面的陈规陋习。与其日后像赵夫人宋姨娘一样困在不见天日的深宅大院里为某个男人的宠爱斗来斗去,还不如嫁入小家小户,独夫独妻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可眼下赵老爷对她的亲事期望甚高,这事只怕行不通。难不成真要像众多穿越前辈一样,嫁是嫁了,却把家庭当作公司管着,把夫君当作上司供着。苦等着哪天时来运转,夫君忽然福至心灵对自己宠爱有加,再翻身做主人?毓娘摸摸鼻子,决定把这事放一边去,先把那些个火烧眉毛的事解决掉再说。

一路无话,到了**毓娘便谢过薛明远,自带着云玥去寻宋姨娘。宋姨娘刚自上房回来,正等着她一起用膳。毓娘本以为依着宋姨娘的软Xing子,还得撩拨几句才能让她硬气起来替云珠说话。谁料宋姨娘听了她的话,却是一脸的震怒:“什么,夫人要把云珠给元啟做房里人?她怎会这般糊涂?老爷若是还想把你嫁出去,就断不会依了她。哎,赵府的颜面都要被她丢尽了!”毓娘不知其中的厉害,望见杨嬷嬷也是一脸怒色,云珠却是满脸羞恼,摔了帘子出去,冲到自己房里大哭起来。宋姨娘忙传话下去,让院里的众人不许嚼舌头,又让杨嬷嬷去好生安抚云珠,这才拉着毓娘小声说道:“你还是个孩子,又是女儿家,按理我不该跟你说这些,但这事牵涉到你的闺誉,就非得说明白了不可。哪有哥哥要妹妹房里的丫鬟做通房丫头的?这传出去可是不伦之事啊,哪家还敢跟我们赵家结亲?夫人怎么能这么糊涂呢?”毓娘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让姨娘在意的不是云珠,而是自己的名声。再一细想,忙说道:“赵夫人相中的只怕不是云珠姐姐的姿色,而是她手里管着的姨娘的嫁妆罢。”

毓娘猜得没错,赵夫人打的正是这个主意。她原本以为厨房里的都是自己的心腹,把厨房交给不会管家的宋姨娘管,只要弄出些事端来就能让她既丢人又贴钱,正好打压下毓娘的气焰。那毓娘实在是风头太盛了,先是弄了首劳什子词混得了个才女的名声,又把名下的几家店铺庄子经营得红红火火,让她看得十分眼热。宋姨娘和毓娘都以为店铺挂了薛家的名头就能瞒天过海,却不知那些伙计跟赵夫人的几房家人一样都是当初从宋府陪嫁过来的下人,都是打着骨头连着筋的亲戚,主子交恶与他们做下人的有何干系,口风自然不紧。那赵夫人听了却是气炸了肺。没想到自己一番折腾把自己的Nai妈都折进去了,却是再也不能向人家铺子伸手了,这可如何忍得?既然外头的事她没法管,府里总能做主吧。那个挡了周家派来的媒人的管家娘子便是裴家娘子,那日她听了云珠的话回头去寻云璃,不料却让赵夫人意识到了云珠在宋姨娘房里的地位。宋姨娘Xing子软弱,毓娘年纪又小,都不成气候,定是云珠在背后出谋划策,才能让二房忽然强势起来。她既是宋姨娘的贴身丫鬟,那些嫁妆自然都要经她手过她眼的,若能借着收房把她收拢过来,那些嫁妆岂不是唾手可得?便是得不到那些铺子庄子,宋姨娘没了左臂右膀,也难再弄出什么事来。赵夫人当然不会傻到把这丫鬟放在赵老爷房里给自己添堵,便把主意打到了儿子头上。这些事情元啟却是一点都不知道,白白被人埋怨了一番。

宋姨娘和毓娘商量了一番,决定宋姨娘赶快给云珠和周世昭下定换婚书,毓娘自去寻元啟说话。待元啟下了学,却见毓娘正在自己房里坐着,自然高兴得合不拢嘴。自打那薛家表哥来了以后,毓娘有事只去寻他,却把自己的亲哥哥晾在了一旁。母亲又老嗔怪他不肯在学业上用功,竟被小他五岁的毓娘比下去了,逼着他每日在房里苦读,没事不许去寻毓娘玩耍。这些日子以来,也就去上房请安时兄妹俩能打个照面,竟是一句话都不曾说过。眼下毓娘心里有气,便不肯给元啟好脸色看,弄得元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冲撞了自家妹子。待他把下人都遣出去,毓娘才把由头出来,竟把他气得满面通红,直接奔将去找老太太评理。毓娘哪里拉的住,只得紧跟在后头。上房外守门的丫鬟婆子未及出声,兄妹俩已是一头撞进去,却听得宋姨娘说道:“……让明远和毓娘亲上加亲,老太太看着可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