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宠香》虫香玉 Twink 宠香强强

更新时间:2019-10-28 06:04:13

《宠香》虫香玉 Twink 宠香强强 连载中

《宠香》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矛盾的小菊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仇晟,黄牙

独家完整版小说《宠香》是矛盾的小菊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仇晟,黄牙,书中主要讲述了: 乍现的光芒瞬间被挡在木门外,空气中还夹着重重尘土气息。 她刚刚稳住身形,就听身后断断续续传来嗡嗡声,回身望去,娇小的身子瞬间顿住...展开

《宠香》免费试读

乍现的光芒瞬间被挡在木门外,空气中还夹着重重尘土气息。

她刚刚稳住身形,就听身后断断续续传来嗡嗡声,回身望去,娇小的身子瞬间顿住,封闭的室内寒冷干燥,东西两个角落都堆着枯黄的草席,草席上大约二十个小男孩瑟瑟发抖的紧缩在一起,好像随时一起死掉,随时一起存活,空洞的大眼都写满无助跟迷茫,干裂的双唇陆陆续续发出害怕的抖音。

仇晟早已走到一个角落坐下,双目打量四周,与那些惶恐不安的孩子截然不同,仿佛只是来闲逛一圈,她企图过去安慰那些可怜的孩子,奈何才微微近身,那些孩子如临大敌,缩的更紧,对突然地闯入者警惕更胜。

仇晟挑眉含讽一笑,她见此也不恼,倔强的双眸燃着熊熊烈火,开始谨慎小心的在室内环视,唯一的铁栏窗也修葺的极高,苍白的雪花不时飘进来,洒在她紧皱的双眉上,她刚刚从缝隙中已经观察,四周守卫森严,个个都是稳健的练家子,看来逃出去简直是异想天开,而唯一的铁窗太高,可行Xing也不现实。

那些缩成一团的孩子都满头雾水,不明白这个蓬头垢面的小子为何在雪窗下站了这么久。

一声叹息传来,她摇摇头坐回仇晟身边,见他面色淡然,悻悻然道:“你倒是悠闲,你看看那些可怜的孩子,马上面临的将是惨淡人生,你有办法救我们吗?”

他眉眼未动,残忍的声音在冰冻的室内袅绕不散,“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人人命运多舛,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一日后,紧封的大门终于夹着刺骨的寒风慢慢开启,昏暗的室内瞬间变的阔亮,那些昏昏欲睡的孩子瞬间紧绷,睡意全无,闪电般紧靠在一起,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感到一丝安全。

“先生,里面请,这次有几个好货色,必定包先生满意。”谄媚的声音伴着紧促的脚步踏进室内。

领路的男子一身翠绿裘衣,大约四十岁,咧着嘴谄言笑语,满口黄牙与翠绿相呼相应,简直一副毁三观图,谄媚对象正是紧随踏入的两名黑裘男子,浑身凌然,气宇不凡,头上的黑绒帽不时飘下未化的雪花,眉宇间夹着风霜之气,风尘仆仆的模样,一看便知是快马加鞭赶来。

甄月静静打量这两位财主,回头见角落里的仇晟双眸因激动而发着蓝光,全身如同伺机的野兽,好看的嘴角露出嗜血的浅笑,她浑身一颤,不安道:“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仇晟眉眼未动,在她耳廓边一字一顿道:“我最后好言相劝,你最好不要被他们买走!”

只简简单单一句话,便让她心里的不安瞬间扩大。

“你们这些小家伙,赶紧过来给这位爷瞧一瞧。”满口黄牙的男子吆喝声瞬间让她进入戒备状态。

顷刻间,所有孩子被粗臂大汉鞭策成三队,孩子们浑身如筛糠般颤抖,垂着眉眼不敢抬头打量面前走来的黑裘男子,有些胆小的男孩陆陆续续发出呜咽声。

“哭什么!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这可是让你们一生衣食无忧的好机会,赶紧都给我闭嘴,否者将你们扔出去喂狗!”满口黄牙的男子瞅着眉气恼道,斜眼偷偷观察为首男子的表情,生怕这些哭泣的货物让男子不满意。

“元老板,这就是你说的好货!”黑裘男子严声道。

元老板抖着身子,腰又弯了些,边擦汗边道:“滕先生,蜀瀛交战,死于祸乱的孩子不计其数,这些都是不错的苗子……”一道寒光射来,元老板抖擞香语,将脱口的话硬生生香了回去。

滕简对身后的侍从道:“风影,验货。”

话音刚落,一道剑光闪电跃过,锐利刀锋划破寒气,震耳欲聋的剑气抨击声直击耳膜,毫无症状的狠狠撞击颤抖的心房,顷刻间,整个狭小的空间瞬间冲刺着孩子们颤抖的嚎哭声与尖叫声。

一切都在转瞬间,风影以雷霆之势拔剑划过三排男孩的咽喉,刀尖在每个孩子的咽喉处留下醒目的血口,面对突如其来的生命威胁,瑟瑟发抖的孩子们捂着血口逃向四面八方,更胆小的孩子早就昏死在地。

唯独场中央的两个单薄身子屹立不倒,鲜血一滴一滴顺着不太光洁的脖子滑下,一个男孩眉眼未皱,只有紧握的双拳泄露了他颤抖不堪的心,而另一个孩子蓬头垢面,面色苍白,漆黑的瞳孔强压着所有的恐惧。

有没有搞错!不是验货吗?怎么动起家伙了!甄月早已吓的呼吸停顿片刻,全身虚汗连连,大脑处于极度空白,直到四散的尖叫声才让她渐渐回神,太快的剑法,简直不给喘息机,第一反应本想逃,奈何双腿因两天一夜的攀爬还未缓过劲来,眨眼间的功夫,她也平息下来,穿越过来,已经经历了一些生死,现在也不像初醒时的惊慌失措。

她第一感知就是脖子上的伤,应该没有大碍,只是伤口有些深,不致命,她斜眼瞅了瞅身旁的仇晟,却与他如黑石的眼眸不期而遇,只见他无波澜的双眸顷刻染上滔天般的不可置信,大概是没想到一个胆小如鼠的小子在生死一线竟然临危不惧。

她无奈笑笑,暗道:“不是不惧,是反映慢了些。”

另一边的元老板已经火冒三丈,眯眼扫视逃窜的孩子,大声道:“将这些没用的东西全拖去喂狗!”话音才落,进来四五个大汉手脚迅速的将受惊的孩子全部了拖下去,哭喊声瞬间消失,铺天盖地的寒意顷刻笼罩寂静的屋内。

“滕先生,老奴确实花了不少功夫,没想到这些兔崽子这般不经用,赶明日,老奴再捞些好货色。”汗如雨下。

“你以为我们主子天天有闲工夫往你这里跑!这几年你们交的货是越来越差,要是坊主怪罪下来,可不是你一个小小散牙居能承担的!”风影收刀道。

嘭!元老板猛地跪下,上好的翠绿袍子沾了满地灰尘,颤抖道:“还望先生网开一面,跟坊主说些好话,我们小小的散牙居哪能经得住那位爷轻轻一跺脚,今年的货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不过这两个小子可是好货。”言毕指了指场中央垂首不动的二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